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412-44496025/

第11章 改名
    周二娃想起,他娘臨走之前,讓他遇到解決不了的事就去找外公外婆幫忙。

    只是外公家所在的壽寧村離他們保樂村有些遠,保樂村在高平縣的西面,壽寧村在高平縣的東面,兩村之間相隔有六七十里遠,他們兄妹倆如今身上連個銅子都沒有,若靠走的,怕是要走上一整天。

    周意聞言也記起她那便宜外公外婆來。

    外公外婆有二女一兒,周綠的娘孫氏在家也是排行老二,孫氏下頭還有一個弟弟。

    這幾年每到過年之時,周二娃都要帶著周綠去看外公外婆,偶爾外公外婆還會讓小舅舅來保樂村看看她們兄妹,關系倒是一直沒有疏遠。

    這倆老的倒是真惦記她們兄妹,只是孫家也不過是普通農戶,家庭條件也算不上太好,起碼比周家要不如些的。

    而且孫家還有一個正經的讀書人,聽說小舅舅的學問很是不錯,學堂里的先生都說過小舅舅很可能會考zhong gong名,外公外婆自然是不想耽誤孩子,省吃儉用都要供小舅舅去高平縣里讀書。

    在高平縣讀書可不比鄉下,就拿他們保樂村來說,楊氏爹為人倒比楊氏靠譜得多,還挺厚道,每年只收每名學生六斗麥子或五百銅錢做學費,基礎書本教材又是楊氏爹找人抄好分給學生公用的,讀書也費不了多少錢,普通農家就能承受得起。

    但到了高平縣正經學堂,每年的學費至少二兩銀子起步不說,吃飯啥的肯定比在家要費些錢,而且教科書都要自個買,如今的書本價格可是十分昂貴的,家里供一名讀書人一年可不得至少費個六七兩銀子,這么些銀子怕是孫家能承受的極限了。

    周意想想如今孫家日子定也是苦哈哈的,忙搖了搖頭:“還是不要去給外公外婆添麻煩了。”

    周二娃聞言也想到了外公家的條件,頓時垂頭喪氣地嘆了口氣。

    周意見不得周二娃那樣子,又道:“你擔心啥,如今該擔心的是爺奶,放心好了,他們不會不給我吃的。”

    保樂村的村民風氣大體還是淳樸良善的,周爺周奶又是好面子的,怎么可能把事情做得那般難看,再說周爺周奶知曉孫家有個出息的讀書人,還是要顧忌一些親家顏面,不會真拿他們兄妹二人如何的。

    剛剛她不過說了句再也不吃周家的飯,周爺可不就急了嗎?

    周二娃雖說早熟,可到底是年齡小,一時半會也想不到那么多,這會聽到周意的話,不由瞪大了眼睛問道:“你咋知道?”

    周意也不多說,只道:“你等著瞧好了。”

    ……

    果然不大一會兒,有人敲響了兄妹二人的房門。

    周二娃下炕去開了門,便見姜氏端了個盤子在門口站著,盤子里裝著一些蒜米炒豆角,上頭還疊了幾個玉米面餅子。

    “你爺讓我送來的,趕緊吃吧,廚房里還有黍米粥,一會兒你們自個去盛些。”姜氏有些尷尬地笑笑。

    周二娃回頭看了周意一眼,見周意點頭,這才接過了盤子。

    “謝謝三嬸。”周二娃悶聲道了個謝。

    待姜氏走后,周二娃地把盤子端到了炕上的小桌上,又不客氣地去廚房盛了兩碗粥來。

    然后有些高興地看著周意:“妹妹,你咋這么聰明?還真讓你說中了。”

    爺奶還愿意讓妹妹吃飯,周二娃心中的大石總算是落了下來。

    他如今什么都不怕,就怕妹妹受苦。

    只是周二娃又有些疑惑,似乎自妹妹好了之后,妹妹就變得聰明了許多。

    不過這是好事,周二娃疑惑了一瞬便又高興了起來。

    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再早熟也很難想到妹妹如今已經換了個芯子。

    周意微微一笑,“趕緊吃吧。”

    說罷,便捧著粥喝了起來。

    周意下午吃過了八只烤麻雀,這會兒也不餓,若不是為了讓周二娃安心讀書,她還真不想再吃周家的飯了。

    姜氏一共拿過來六個玉米面餅,周意沒吃,周二娃吃了倆,倒還剩了四個,吃完飯周二娃把剩的餅子用干凈的布包了起來,打算就放在屋里等妹妹餓了再吃。

    周意吃完飯也沒再去紡線,今日她去山上跑了一身汗,讓周二娃打了盆熱水,在房里簡單擦洗了一下便早早到炕上躺著了。

    周二娃趁著天還亮,便在房里背了會書。

    周意打眼看過去,見周二娃背的是一篇千字文。

    書本有些破舊,如今周二娃用的都是周大娃的舊書,周大娃和周三娃都有自己的新書,唯有周二娃周爺舍不得給掏錢買,便讓周大娃借了舊書給他讀。

    “你如今在學堂里學了些什么?”周意有些好奇的問道。

    “楊先生教了三字經、百家姓和千字文,三字經和百家姓我都背熟了,這千字文還沒背全。”周二娃也不管周意是不是聽得懂,耐心地解釋道。

    周意聞言皺了皺眉。

    周二娃年初上的學,如今才學了半年多,還在啟蒙階段,怕是這些字看著都生澀。

    她印象中周大伯有時會在院子里問一下周大娃的功課,周大娃與周二娃相差不足一歲,卻早已經開始研讀四書五經了,這差距著實有些遠了。

    周意不再打擾周二娃,默默地聽周二娃小聲地念書。

    待天色暗了,周二娃才珍愛地收起了書本,趟在了炕上。

    “哥,我想改名。”周意想了想,對周二娃道。

    這周綠的名字也太難聽了些。

    周綠周綠……她還圓周率呢!

    別看周家三個孫子在家都大娃、二娃、三娃的叫著,他們每人都有個正經的學名。

    大娃學名叫做周茂才,二娃學名叫做周茂學,三娃學名叫做周茂宏,周家倆孫女的名字倒是隨便,一個周紅,一個周綠。

    “改名?為啥改名?”隔壁周二娃有些疑惑問道。

    “綠這個字,寓意不好。”周意回道。

    “咋寓意不好了?”隔壁問道。

    周意眨了眨眼,胡說八道著:“你看之前咱爺的臉都氣綠了,這綠字是不是寓意不好?”

    “……”周二娃抓了抓腦袋,半會才一拍腦瓜道:“你這么說倒也是,當初你出生時,咱爹不在,這名兒還是大伯給起的,都說綠葉襯紅花,堂姐叫周紅,讓你叫周綠,我看大伯他沒安啥好心!”

    “可不就是!”周意連連點頭。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秒速飞艇网 2020年六场半全场开奖公告 上海天天选四走势图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新手 全球股市实时行情 山水云南麻将安卓版 新快3走势图 真人博彩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刘伯温期期准选一肖 快乐扑克开奖公告 吉祥棋牌游戏官网? 二码2肖2码期期准永久中特 大智慧手机炒股7.62 山西大唐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