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104-44499160/

第685章 方家的怒火
    方家的產業呈多元化發展趨勢,在每個行業里都不算最強,但都發展得不錯。除了有強大的經濟支撐,方家在人脈一塊,也不是另外兩家能比的。

    方家四代同堂,但現今家族人數并不多,原因是方家這幾代陰盛陽衰,女性成員居多,而且多已出嫁,但正因為這個原因,方家的親家幾乎遍布江南各個城市,無形之中,便形成了一張龐大的關系網。

    而這,也正是方家能排入三大家族的重要原因。

    此刻,方家莊園,家主方化宇的住處。

    右手端著一個紫砂壺,方化宇四平八穩地坐在太師椅上,方謹言恭敬地站在前面。

    “謹言,你弟弟恢復得怎么樣了?如果沒什么大問題的話,就把他接回來吧。你弟弟從小就被他爸媽寵壞了,這一點你比他強得太多,從小到大,都沒吃過虧,我擔心他私底下報復陳青,再生事端。”

    方化宇看了看方謹言,隨即將茶壺放下來,繼續說:“陳青雖然是長安人,但這小子也難纏得很,不然候家也不至于束手無策。所以只要陳青不與方家為敵,方家就不要主動挑起爭端,狗急跳墻,遑論是陳青?”

    方謹言想起晚上再南湖飯莊吃飯發生的事情,不免心有余悸,陳青看似孤立無援,其實他身邊的幫手絕不只是何家。

    “爺爺,下午的時候,我去醫院看過方敬哲,傷得不算嚴重,但想完全康復,也不是三兩天的事情,還得長時間調養才行。還是爺爺考慮得周到,那我明天就把他接回來,住在家里,對他也有個約束。”方謹言說。

    方化宇嘆了口氣說:“治標不治本,想讓他不再惹事,還得改一改他的脾氣才行。對了,今天王星君請你們吃飯的時候,有沒有透露什么值得注意的信息?”

    王星君搖頭說:“那倒沒有,畢竟人多,三大家族的人都在場。不過吃飯的時候,我們遇到了陳青和唐清靈幾人,候玉文和一個二十來歲的女人發生了沖突,結果被那個女人打了一頓,聽說打他的那個女人是什么星宇閣的小姐,王星君他們比較了解星宇閣。”

    “候玉文被打了?”方化宇揚了揚眉,顯然有些詫異。

    正想再說什么時,方謹言口袋里的手機突兀地震動起來,拿出來看了一眼,正是方敬哲打來的。

    “爺爺,小哲的電話。”

    “這么晚打電話應該有事吧,接吧。”說話間,方化宇端起茶壺喝了一口。

    “喂,小哲,爺爺說你在醫院沒人照顧,讓我明天接你回家……”

    “哥,我的手被剁了!”

    方謹言的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方敬哲如同殺豬般的慘叫,方謹言汗毛倒豎,猶如晴天霹靂,整個人瞬間石化。

    “怎么回事!”回過神,方謹言急忙問。

    “哥,是陳青找人干的。我疼死了,你快過來接我。我在……”

    方謹言的腦袋嗡嗡作響,隱約聽到一個地名,方敬哲就掛掉了電話。

    方化宇看到方謹言的臉色不對,心里已經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急忙問:“謹言,方敬哲怎么了?”

    “爺爺,他說……他的手被人剁了。”

    “什么?!”饒是方化宇聽到這話,也噌旳一下站起來,雷霆大怒道:“是誰干的?!”

    時間不久,方謹言便開車去接方敬哲,然后送往醫院,路上方敬哲一五一十地將事情說了一遍。

    送到最近的醫院,方敬哲被推進搶救室搶救去了,臉色泛白的方謹言坐在走廊里,時間不大,方家眾人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方敬哲他媽看到方謹言就問:“謹言,大夫咋說的,方敬哲的情況怎么樣?”

    方謹言見方寸山等人來了,隨即搓了把臉,重新將眼鏡戴上,站起來說道:“我把他送過來的時候,他失血過多昏迷不醒,現在大夫還沒出來。”

    方化宇凝眉道:“謹言,你弟弟的手真的被剁了?”

    方謹言神色凝重地點點頭,“左手。”

    “啊!”聽到這話,方敬哲他媽一口氣沒接上,眼前一黑昏了過去,倒向方寸山懷里。

    方寸山將其扶住,掐了人中,方母這才醒過來,哇的一聲痛哭起來。

    方家眾人聽到這個消息,內心久久不能平復,方化宇面如寒霜,渾濁的眼中也閃著寒光,“是誰干的?他不是在醫院嘛?!”

    方謹言知道這件事瞞不住,于是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方母一邊哭一邊大聲咒罵:“陳青,你個王八蛋,敢剁我兒子的手,我要讓你用命來償還!”

    “閉嘴!”方化宇陰冷地瞪了方母一眼,“要不是你們從小寵著他,今天哪會發生這種事情,子不教父母過,我看方敬哲有這般下場,全是因為你們做父母的失責!”

    方母倒是忍住不哭,但身體還不停地抽噎著,幾個中年貴婦走過來,隨即將方母帶走了。

    方化宇怒不可遏地說道:“陳青,方家不想惹麻煩,但這次你做的太過分了,你剁方敬哲一只手,那就用兩只手來償還!”

    “陳青不把方家放在眼里,那就給他點顏色瞧瞧!爸,我馬上聯系警方,讓他們連夜抓人!”一個中年男人咬牙切齒地說。

    方謹言皺了皺眉,小心翼翼地說:“爺爺,我覺得這件事先別驚動警方,不然方敬哲綁架上官靜云這事,怕也說不過去啊。”

    “如果不驚動警方,又怎么給方敬哲報仇?我聽說陳青那小子功夫了得,一般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是啊,無論如何,先把陳青抓起來再說,萬一他離開江南,我們上哪找人去?”

    方謹言沉默了,這些話不是沒有道理。

    所有人都看向方化宇,畢竟他才是最終拍板人,沉思許久,方化宇沉聲道:“報警抓人。”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上海十一选彩票走势图 吉林新快3手机版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 内蒙古股票配资 神算子香港精选资料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南京麻将秘籍 山东11选5规律技巧视频 河北快3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哈灵麻将app 国内有哪些好玩的棋 澳洲幸运5是不是正规的 2019年年初上证指数 五龙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东方6+1规则 股票投资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