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59-44499109/

第962章 哪里來的槍聲?
    怕是就連葉子楓都沒有想到胡克偉這只狡猾的狐貍在前一天晚上出門之后并沒有直接選擇逃跑,而是在這偏僻的農場內找了一個無人發現的角落躲避了起來。這到并不是他提前發現了什么,而是這家伙向來狡猾且極度沒有安全感,他這也算是防范于未然。

    其實這也正是胡克偉的高明之處,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那才是最安全的。

    上次在南境的時候他也是用這種方法才得已逃過了一劫。

    一直待葉子楓等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了之后,胡克偉這才敢出來。而且這家伙出來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

    并且他這通電話不是打給別人的,而是打給他在法蘭克福的盟友金啟明的。

    此時此刻的金啟明在接到胡克偉這通突兀的來電的時候也是一臉的茫然,尤其是胡克偉沖他囔囔的那一句老子被人發現了,我的人全完了更是讓金啟明腦門上不停的冒著冷汗。

    很顯然,胡克偉的藏身之地那是個絕密,在整個法蘭克福知道他下落的人也就只有金啟明而已。而且為了保險起見,胡克偉還選擇和金啟明分開行動。但就算是如此也沒有讓他逃過被圍剿的命運。

    當然了,金啟明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胡克偉這個時候給他打這通電話可不僅僅是通知他這么簡單,同時也是在提醒金啟明,他的身邊很可能已經出現了葉子楓的眼線。若不是這樣的話,葉子楓又怎么可能如此輕而易舉的找到自己,并且對自己進行這么突然的攻擊呢?

    夜幕之下,此刻的金啟明就這樣裹著一身純白的睡袍獨自坐在自家別墅的天臺上。

    在接到胡克偉那通電話之后,他整個人就輾轉難眠了,畢竟自己的身邊若是真的出現了對方的耳目,那可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那自己的一切行動都在對方的掌握之中不說,更有甚者對方甚至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到自己,并且消滅自己。

    一想到此,金啟明那就是滿腦門子的冷汗。

    不過這樣的恐懼到也沒有完全遮蔽金啟明的眼睛和思路,他端著酒杯,腦海中不住的轉悠著,幾番拍排查之下也并沒有在自己的核心成員當中尋到一個有可能是葉子楓眼線的目標人物。

    最終,金啟明把目光放在了另一個人身上,一個誰都想象不到的人。

    別墅的天臺,靜默了良久的金啟明終于開口道:“是你把胡克偉的消息透露給葉子楓的?”

    此刻的天臺除了金啟明還有一方輪椅存在,而坐在輪椅上的不是別人正是江天行。

    對于金啟明來說他實在想不出自己的陣營當中到底會是誰給葉子楓通風報信,畢竟這些人都是跟了自己大半輩子的老人了,他們的忠誠金啟明自然信得過。而且他們也沒有動機去做這件事情。

    而在這棟別墅內唯一有動機,又知道胡克偉下落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身后的江天行。

    面對金啟明的質問,江天行沒有回答,而是自己驅使著輪椅不住向前,待他一直到了金啟明的跟前,自顧自的端著一杯酒的時候,他才微笑著開口道:“你為什么懷疑是我?”

    金啟明狠狠的白了江天行一眼,然后冷笑不跌道:“在這里知道胡克偉落腳點的人并不多,而且他們并沒有出賣胡克偉的動機。”

    “他們沒有動機,難道我就應該有嗎?這好像說不過去。”江天行不急不躁的呡了一口酒,然后就這樣雙眸對視著金啟明,似乎此刻的他并沒有什么東窗事發的畏懼感。

    而金啟明則繼續冷笑道:“你當然有動機。當初要不是胡克偉,你的lr集團也不可能覆滅,你的老巢也不會完蛋,你的兒子更不會死,所以你恨他,對嗎?”

    聽著金啟明這話,江天行不住的轉動著自己手中的酒杯,往昔的一幕幕不斷的浮現在他的眼前。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天行這才苦笑了一聲道:“老金啊,你剛剛說的都對,不過你還說漏了一點。若不是他,我這一雙腿也不可能斷,更不可能變成如今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所以我不想讓這個人再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確實,當初要不是胡克偉帶著眼鏡蛇傭兵去了江天行在東南亞的基地,然后又連夜在基地內搗亂,迫使江天行不得不摧毀了自己苦心經營的老巢也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一系列事情。

    那個時候的江天行可是計劃得挺美,他要引誘葉子楓出境來營救唐馨。而整個東南亞那時候還是江天行的地盤,他有把握在自己的主戰場上成功的消滅掉葉子楓。就算消滅不掉葉子楓,他也能夠全身而退,絕對不會弄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老巢被毀,兒子被殺,自己雙腿也斷了,大半輩子的心血付之東流,江天行如此的恨意葉子楓自然是首當其沖,但胡克偉也是難辭其咎。

    面對江天行的坦白,此刻的金啟明那叫一個糾結和無奈。

    “老江啊,逝去的那已經都是過往了,胡克偉現在是咱們的有效助力,你怎么就不明白這一點呢?”

    對于金啟明的苦口婆心,江天行只是冷冷一笑,而后轉身道:“呵呵,我明白,我比誰都明白我自己在做什么。”

    頓了頓聲音,江天行繼續猙獰的笑道:“葉子楓,胡克偉,他們都是我的敵人,是他們聯手摧毀了我的人生。所以這兩個人不論是誰先死對于我來說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一邊說著,江天行忽然又忍不住嘆息道:“只是可惜啊,我沒想到這個胡克偉居然是這般沒用,我更沒想到這家伙不僅沒用還很狡猾。我費盡心思的安排了這么個局,但卻一個仇人都沒干掉,真是天不助我,為之奈何啊?”

    看著眼看這個有些滄桑,有些茫然,又有些瘋狂的老伙計,金啟明也只能是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就如江天行所感嘆的一般,金啟明心中此刻也就只有這四個字的感想:為之奈何?

    而就在金啟明和江天行兩人相對而視,心中都是千頭萬緒的時候。黑暗之中一聲槍響破空而來,激蕩起無數的塵埃。

    聽到這一聲突兀的槍響,金啟明瞬間一個激靈,放下手中酒杯的同時目光徑直眺望漆黑的夜空:“怎么回事,哪里來的槍聲?”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铁牛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爱彩乐 广西快乐10分 试机号3d 11选五玩法山东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 银河磁体股票 炒股的人有多少 旺能环境股票代码 买股票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0430大盘实时走势查询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线上期货配资违法吗 股票融资l鑫配资 2011年4月股票推荐 模拟炒股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