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401-44499104/

第二百九十六章 奇聞異談
    在提取機械腦袋時,吳行風萬分小心,生怕碰壞了,由于心思全放在了機械腦袋上,便沒有留意身后有人沖來。

    但刑天突然的喊話,還是驚了吳行風一跳。

    人在受到驚嚇時,會有半息的茫然,吳行風修為雖高,但畢竟不是神靈之軀,故此手上難免會有疏忽。

    雙手一抖動,既然沒有抱住,腦袋沉悶落地。

    落地之后,順著低洼處滾向甬道外。

    幾乎是同時,邢天撲向了想要溜走的腦袋。

    在邢天抱著腦袋回來,吳行風才從恍惚中回過神,望著眼前詭異的一幕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一個沒有腦袋的巨人既然抱著自己的腦袋,而這個腦袋還露出邪惡的笑容,盡管皮肉不存,但那金屬外殼上散發出的氣息,不由得讓人汗毛直立。

    “這腦袋是你的?”吳行風沒話找話,說的盡是廢話。

    “這是某最重要的東西,你不能拿走。”邢天就像個慈愛的老父親撫摸著那顆沒有皮毛的腦袋,而這顆腦袋既然很是享受的半咪著雙眼,如同一只快要睡著的貓咪一般溫順。

    吳行風有些恍惚,他真的理解不了,這東西的內部結構會是何等的玄奇,要是佩奇在,一定會發狂,將這顆人形機械腦袋拆卸的面貌全非,然后再將他組裝起來。

    “他真的是你的腦袋?”吳行風不死心,即使是邢天的腦袋也不該是金屬腦袋。

    “那還有假,某的腦袋,豈會認錯。”邢天鄙視的瞪了吳行風一眼,像是在看傻子一樣。

    “你就一點不別扭?”吳行風頭皮發麻,渾身說不出的難受,這種難受的感覺讓人抓狂。

    “有何別扭?某的腦袋是天底下獨一無二的,不像你們這些怪人,腦袋怎么會長在脖子上,太難看了。”邢天語出驚人。

    吳行風真想揚起他的沙包拳頭在邢天胸口狠狠的捶上兩拳,用以實際行動告訴他,腦袋不長在脖子上,難不成都像你這樣,抱在懷里?

    從邢天的眼神中,吳行風看到,腦袋長在脖子上的才是怪物,是畸形,是生命衍化最大的敗筆,天底下唯有他才是完美的。

    就如同他此刻抱著自己的腦袋洋洋得意,用即憐憫又惋惜的眼神一樣,世人是殘缺的,生命的衍化方向是失敗的,唯一正確的,只有他一人。

    腦袋就該是抱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將他放在最危險的地方。

    敵人可以隨時用他們手中的刀斧砍下來當球踢。

    唯有抱在懷中,才能感受到溫暖,感受到踏實,才能知道自己還活著,在這無盡的歲數里,陪伴他走完這一生。

    吳行風深深呼吸,他提醒自己,生命的形態是多樣化的,不能因為自己的腦袋長在脖子上,就認為腦袋不能抱在懷里。

    “他的意識是與你共享的?”吳行風走上前來,突然想伸出手來去撫摸兩把,就像撫摸小狗小貓一樣。

    吳行風是出自好心,是他那顆在一瞬間泛濫的仁愛之心作祟,可他險些失去自己那雙閱女無數的大手。

    咔咔。

    兩排整齊的牙齒,就像獵犬一樣,毫無征兆的情況下沖吳行風張開,再合上。

    只差一點,他的手指便被這顆沒有皮毛的腦袋給咬斷。

    “這么兇!”吳行風心里暗罵,不識好人心。

    “他只認某,旁人是碰不得的。剛才你抱他時,他在睡覺,現在他醒了,發現你抱過他,所以很生氣。”邢天解釋道。

    “他靠什么維持生命?”吳行風后退一步,剛才邢天的腦袋是竄出來咬他的,得離遠一點。

    “某與他心靈相通,某吃飽了,他就不餓了!”邢天說道。

    “他是后來從你脖子上斬下的,還是你們二人本來就是獨立的?”吳行風問出了別人都想問的問題,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很久。

    “在某的國度里,過了滿月,由大長老親自操刀,砍去本來的腦袋,大長老說,只有這樣才能長生。”邢天很是驕傲的說道。

    “恭喜你,你做到了!”吳行風汗顏,這個大長老就是個變態。

    “大長老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把長生之法記在了這卷金書上,如果你也想長生,我可以代勞,幫你把腦袋砍下來。”邢天指了指一旁桌上的金書,滿臉的慈愛。

    “砍下后之后呢?”吳行風已經確定,邢天定是被外星生命給捕獲,拿他進行了滅絕人性的實驗。

    這個實驗的目的,就是要把人的腦袋與機械的腦袋縫合一處,實現所謂的長生,這種離津叛道的卑劣手法,太過邪門。

    邢天用實際行動回答了吳行風的疑惑。

    他走向長形方桌上,開打盒子,在盒子里的按鈕上快速的按了幾下。

    地下傳來機械轉動的聲音,一扇透明的玻璃從墻上顯現出來。

    透過玻璃,吳行風驚呆了,他看到了一排排整齊的機械腦袋被機械手臂抓在半空,正在排著隊伍等待著宿主的到來。

    “砍下你的腦袋后,放進這個容器里,你的腦袋便能與它融合。從今往后,想死也死不了了。”邢天透過玻璃,指著里面的一排機械腦袋說道。

    吳行風終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這因該是某個史前文明留下的試驗基地,這是毀滅人類文明的計劃,可能是因為某些原因,這個計劃最終宣告停止,也可能是實驗的結果并不理想,而邢天是唯一一個實驗成功的對象。

    “還是算了。”吳行風抬起手來,朝著玻璃內的機械組件拍出了一掌。

    這一掌用了他一半的靈氣。

    但這一掌卻落在了邢天身上,邢天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透明玻璃上,如此龐大的撞擊既然沒有將玻璃隔膜撞裂。

    “這是長老的心血,某不能讓你這么做!”邢天扛起石斧,有些惱怒的說道。

    “我只是試試這堵墻是否結實。”吳行風心中苦笑,看來只能今后想辦法了。

    邢天放下石斧,“那你的腦袋還要不要砍下來?”有些不耐煩的刑天,語氣有些硬朗,在他看來掉下餡餅的事,這個年青人既然還要猶豫半天。

    只要斬下自己的腦袋與里面的機械融合,便能長生。這是多么簡單的事!

    “不用了。我還是覺得腦袋長在脖子上比較踏實。”吳行風下意識的摸了摸他那俊俏的臉龐與那細長的脖子,戀戀不舍的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真的不舍他的脖子,還是對邢天的言論感到驚世憾俗。

    “某不強人所難!答應你的事情,我會做到。”邢天有些失望,略一沉思后說道:“給某三天時間。”

    “行。三天后,我來取蚩尤的腦袋。”吳行風說完又補充道:“你不能把蚩尤的腦袋與這些機器腦袋融為一處。”

    “某不會那么做,大長老說過,長生只留給天才,那些愚蠢之人,只配被屠殺。”邢天在盒子上按動了幾下,關閉了透明玻璃。

    “蚩尤不是愚蠢之輩,他是高手中的高手!如果你殺不了,就別硬撐,我不會怪你!”吳行風走出了甬道。身后傳來邢天手中戰斧觸地的聲音。

    出了邢天的老窩,吳行風去了南邊林子,叫來混沌獸,在混沌獸腦門上狠狠的敲了幾下,直到這些家伙眼圈發紅。

    “知不知道你們的私心險些害死我,我要是死了,誰帶你們去天上玩,還想不想找星星姐姐聊天了。”吳行風大怒,一想到他在岳家父子手上險些喪命,氣就不打一出來。

    混沌獸低著腦袋,垂頭喪氣,被吳行風敲打之后,腦門上鼓起一個大包,紅腫的可怕,甚至能看到鼓包里的鮮血,粼粼閃閃。

    吳行風奇怪,一一掃視。“剛才沒腦袋的巨人打你們時,你們身上有靈光冒出,怎么這時沒有了?”

    “嗷~~”不知是誰叫了一聲。

    吳行風聽懂了,微微點頭。“不敢就好!”

    “~!#%3%&$#$%@#/?”

    “星星姐姐是誰?等你們以后跟我上了天,就行道了。要是再肆意篡改指令,我就活剝了你們。”吳行風狠狠的在這些畜生身上又各踹了一腳,這才消火。

    馴完了混沌獸,吳行風前往戰場,與之前相比,人魚大戰已經接近尾聲,但依然嚴峻,死傷的炎軍達到了一千六百多人,要不是有自己手下的這些人,神女這些人儲備的力量,僅此一戰,就要耗光。

    在與虎魚的大戰中,紫氣高手占有的優勢并沒有全部發揮,虎魚就像是躲在黑暗中的惡狼,瞄準后,一躍而起,一旦咬住,哪怕將其斬為二截依然不松口。

    在水中作戰,實力將會大打折扣,如此向東海調兵,在時間上根本來不急,只能讓修為高的人上,那些藍氣以下的,在陸上皆是勇猛無比,但在水中就是瞎子摸魚,即使摸到了魚,也會失去自己的雙手。

    吳行風正在揮劍斬殺虎魚,卻見到一條肚子泛白的怪物朝自己游來。

    剛要揮劍斬殺,卻見此物抬起頭來,難道是橫公魚它老爹來尋兒子了?

    心時正這么想著,橫公魚便如泄氣的皮球,縮小了身形,現出原本面目。

    “你不去殺敵,跑這兒來做什么?”吳行風這才發現,原來正是傻鴨帶來的橫公魚,此物果然與傻鴨口中吹的那般是魚類的克星。

    橫公魚揚起頭來,游到吳行風身邊,張開嘴巴,吐出一個人偶,人偶上扎了密密麻麻的銀針,吳行風細看之下,魂飛千里,耳目充血。

    這是蠱術。

    “從哪來找到的?”這個人偶的背后寫有阿喜二字,吳行風立刻感知阿喜的位置,卻如大海撈針,虛無飄渺。

    橫公魚轉身朝西面游去,吳行風緊跟其后,在二里外的水域,一座枯木堆里發現了一處三尺高的小土臺。

    小土臺上,整齊的擺放著幾個人偶,無一例外,上面皆有銀針。

    由于小土臺位置偏僻,此時又有洪流圍繞,便無人知曉此處有這么一個所在。

    拿起人偶,上面分別是,吳切,吳真,吳意,吳情。

    太虛傳記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冠军遗漏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公 微乐贵阳捉鸡麻将下载安装 北京小赛车开奖 临平股票配资 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钟技巧 11选5走势图云南 哈灵麻将上海敲麻 体彩在线河北11选5 投配宝配资 澳洲幸运5计算方法贴吧 股票融资融券如何操作 31选7六等奖多少钱 炒白银有什么规律吗 乐彩网3d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