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045-40635803/

第81章·真正的猛男-可頌
    “那個可頌··其實我··”

    “不,不要再說了,是我輸了,哎呀··沒想到你居然這么能喝啊·”

    可頌面帶笑容,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的樣子,張哲看著面前的可頌,以及躲在門口的一眾干員們,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足足一整箱子的高度酒已經被自己全部清理干凈了。

    現在撐得自己小肚子圓圓的就跟懷了孕一樣·

    “哎呀,不愧是我的朋友,就是能喝··”

    可頌拍了拍張哲的后背,隨后開始收拾起地上的狼藉,一邊收拾著一邊打量著張哲,要知道這些酒的度數可沒有低下80度,居然喝了整整一箱子不說。

    臉不紅,氣不喘,甚至就好像是喝水一樣,這真的正常嗎?可頌撓了撓頭··至少這些酒足夠讓羅德島所有男性干員都睡上一天的了。

    “嘛,我不覺得能喝是什么好事情就是了,難么··克洛絲,艾雅法拉,喜羊羊··你們在這里干什么呢?”

    張哲扭過頭看著門口,門口的三個小腦袋瞬間收了回去,但是隨后她們也都走了進來。

    “張哲,一起玩吧··”

    “不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仙貝!和我一起去研究··”

    “不了,我一會還要去玩”

    “喜羊羊是誰?”

    “是你啊,咳咳··不要誤會,這是一種信賴的稱呼”

    張哲游刃有余的回答著三個人的問題,自己并沒有說錯一件事情··自己要去處理伊芙利特身上的源石,同樣也是在陪伊芙利特玩耍。

    至于喜羊羊的話,那家伙是真的非常可靠··嗯,大概是這樣吧?反正應該沒有面前的這個叫··閃靈的可靠吧?說到閃靈··

    “是嗎··”

    閃靈毫無感情的眼神掃視了一下張哲,隨后淡淡的轉身離開··張哲雖然有些疑問,但是現在不是提出來的時間,畢竟自己身旁還有兩只小家伙。

    可頌的話,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了。

    “仙貝!!”

    “啊,我在我在··不是啊,我真的是很忙的··”

    “姆,好吧··”

    艾雅法拉看了看面前的張哲,既然前輩都這么說了,那么自己也就不好再繼續說下去了,反正前輩他人還在羅德島,是不可能跑出去多遠的。

    等下一次再找他吧··艾雅法拉轉身離開,而克洛絲則是一直在盯著張哲,應該可以說是盯著吧,因為她好像沒有睜開眼睛··

    “張哲,你先去忙吧,我也要準備準備開店了呢··”

    “是嗎?那就不打擾你了··”

    張哲聽到可頌的聲音之后點了點頭,然后帶著克洛絲離開了可頌的宿舍,兩人在走廊中并列前行,最終張哲終于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那個,克洛絲,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如果是為了玩的話,那么等我忙完了再說好嗎?”

    “唉?可是你不是答應我了嗎?”

    “這··不能稍微延后一點嗎?”

    “不行的哦··”

    “那好吧,玩什么?我們先玩一局吧··”

    張哲糾結的思考了一會之后,決定先跟克洛絲游戲上一局,畢竟答應好了··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自己跟她玩會倒是也不耽誤什么功夫。

    克洛絲掏了掏自己的口袋,隨后拿出了一個蘋果遞給了張哲,張哲接過蘋果之后看了看克洛絲,難不成是讓自己吃的嗎?

    “頭上,放上一個紅蘋果··”

    “啊,好吧··”

    張哲靠在了墻上,隨后將蘋果放到了自己的頭上,等一下··這個發展是不是有些不對勁呢?果不其然··克洛絲開始尋找起什么東西的樣子··

    見她有些慌亂,張哲出聲問道··

    “怎么了嗎?”

    “弓箭不見了··”

    “弓箭嗎?”

    “對哦但是不要擔心,就直接用武器吧··”

    克洛絲從身后掏出了一個機弩,看著她手中的機弩,張哲陷入了沉思··我們這是在玩什么懲罰游戲啊?而且你t還真的打算用武器啊!!!

    張哲望著克洛絲將一根鋒利的弩箭放了上去之后,不由得連忙出聲制止到··

    “克洛絲!冷靜!我覺得武器是解決不了··”

    “啊··脫手了”

    一根弩箭帶著破空聲射到了張哲的臉龐,感受到距離自己面部僅僅只有不足三厘米的弩箭,張哲松了一口氣··見鬼了,這玩意要是射中了,自己t不還得重新復活一次嗎?

    而且鬼知道會不會復活成功··啊··呼··張哲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后對著克洛絲說道··

    “太危險了,這個游戲不能繼續玩下去了··”

    “沒關系哦··”

    “我有關系,萬一射歪的話,那可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啊!”

    克洛絲依然是閉著眼睛,張哲的聲音似乎并沒有對她產生什么作用,可能是因為她的性格注定了她就是這樣的吧?張哲嘆了口氣··隨后緩緩的出聲。

    自己也不是說不陪她玩,但是這種危險的游戲還是算了吧··當然,也不排除是克洛絲估計做出這種事情的,畢竟她也是羅德島的干員啊··

    “總有一天,羅德島的旅途會結束的,在那個時候··如果可以··”

    “克洛絲?怎么了嗎?”

    “沒有哦,剛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呢··如果不介意的話,就將蘋果吃掉吧”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

    張哲看著克洛絲,似乎她的情緒有些低落,但是因為閉合了雙眼··自己也沒有什么辦法能夠了解她的想法,倒不如說自己從一開始就了解不了別人的想法吧?

    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想法,一大堆啰里啰嗦的事情,啊啊··好煩人啊··

    “張哲,我就不打擾你了哦··”

    “嗯··”

    克洛絲收起武器轉身離開了這里,望著離去的克洛絲,張哲的嘴唇微微動了下,最終還是忍不住出聲說道··

    “那個,如果你能不用武器的話,我還是可以陪你玩的··”

    張哲的聲音傳入了克洛絲的耳中,克洛絲聽到之后回過頭來微微一笑,然后點了點頭··張哲依然看不透她的想法,但是至少她能夠稍微開心一點了吧?

    雖然受到危險的是自己,不對··明明危險的是自己,為什么自己還要去安慰她呢?這··這是不是有些說不通啊?張哲歪了歪頭,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心中就是想要安慰她一下··

    算了,先去找伊芙利特吧,伊芙利特的話··應該先去找到赫默才對吧?

    張哲看了看方向,隨后轉身向著醫療部門的方向走去。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股票的开盘 浙江欢乐彩开奖 和信贷股票行情 网络兼职什么最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捕鱼王2二维码照片 516棋牌娱乐中心 辽宁11选5前三直选 东北麻将技巧详解 四维图新股票分析 江西优乐精麻将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电影股票分析师 德甲拜仁直播从哪里看 哈灵杭州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