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921-44499126/

第七百七十三章:了盡春秋存道骨8
    陸子爵作為陸家的主人,理應盡地主之宜,于是,他牽手塵兒,特意走近了風家人。

    風樹作為風家的長輩,陸子爵、塵兒來到風樹身旁,陸子爵禮敬有加地問候道,“風老伯,請到客廳先用茶”。

    聽到女婿對他的問候,風樹受寵若驚,陸家大門口發生的事態,如若不是看在親閨女的份上,他怎會放過歐陽一家人,現在,親閨女與女婿特意地來到了他跟前,他覺得,就是受天大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塵丫兒看著風樹目光熾熱地看著她,老陸都有所表示了,她如今可是陸家已認定的女主人,也不好放任性子不是?于是,她對風樹客氣地說道,“風老伯,請到客廳吧!”

    隨后,塵丫兒馬上向周叔說道,“周叔,也麻煩您,照顧一下風先生”。

    周叔是明白人,雖然僅是照顧風先生,其實就是照看風家一家人,周叔很會來事的,來到風家人身邊,說道,“風先生,大家伙兒的,請隨我到客廳”。

    周叔的話音剛落,陸子浩、樂晗萱小倆口,就趕緊來到風家人身邊,招呼道,“風老伯,我帶你們進去”。

    柯姐兒是緊跟隨在塵丫兒身邊的,看著歐陽一家人的架式,生怕塵兒吃虧,風楠又與柯兒寸步不離,塵丫兒站在哪里,就有柯姐兒、風楠的身影。

    現在聽到讓他們進客廳,柯姐兒悄聲地對塵兒說道,“一起進去,不用管那些人”。

    塵丫兒自然明白柯兒所提的“那些人”是何人,但是,她是陸家的女主人,雖還沒有正式成親,但也不能在外人面前失了身份不是?她對柯姐兒說道,“柯兒,你們先進去,面子上的功夫還是要做周到的,不要落人口舌,再說,我可是陸家的女主,不能自掉身價不是?”

    柯姐兒聽了塵兒所說的“不能自掉身價”,覺得可不是嗎?塵兒在陸家的角色就是陸家主母,而歐陽一家,再怎么不過是客,塵兒是應該要拿出主人待客的禮數,但是,她也不能離開塵兒,保不齊還能幫上塵兒呢?

    “塵兒,我明理,但我還是要跟在你身邊,讓他們先進去”,柯姐兒站在塵丫兒身旁不動地方。

    塵丫兒拿柯兒也沒有法子,只好任由她,風楠當然也是跟隨著柯兒。

    陸子爵的臉上還是布滿了烏云,塵丫兒握緊老陸的手,低聲說道,“老陸,我們過去”。

    梅若云、歐陽紹暉、葉綺晴、歐陽爾曼已經站在了門的內里,看沒人理會他們,未免有些尷尬,梅若云看向了老公陸先生,意思很明顯,讓陸先生搭把梯子,但是,陸先生卻走向了風樹。

    上午,陸夫人已經揭開了塵兒的娘家人,陸先生已經知道塵兒是沈家閨女,這讓他非常高興,沈家的兒女都成了陸家的女婿與媳婦,而且都是人中龍鳳。

    適才,又從一些人的話語中,讓他已經隱約猜測到,風樹最大可能是塵兒的生父。

    對于風樹其人,他是只聽其名,沒有正式見過其人,二十年前,風樹與郝家又是聯姻又是商業合作的,鬧得沸沸揚揚,可最終,風樹硬是沒娶郝家小姐,聽說,郝家那位老小姐一直未嫁,就因為風樹。

    現在,塵兒的母族是女婿家沈家,也就是說,塵兒的母親是沈家的女兒,而風樹卻終身未娶,是為了塵兒的母親、沈家的女兒嗎?看來,能讓風樹此等風姿卓越之人,守身如玉的女子,一定不是平凡之女子,當從塵兒身上就可以感知其母親,也是一個奇女子,風樹也是一個長情之人,這一點,他自愧不如啊!

    可是,剛才他聽到塵兒喊風樹為風老伯,雖說他不清楚其中的原由,但他相信,其中一定有不為人知的故事,他決定今后,要弄清楚這些情況。

    既然陸家二老已經認下風家的小外孫女為小乖孫大樸媳婦,也就是認了風家為陸家的親家,他也不能怠慢了這位風先生,于是,他主動地走向了風樹。

    梅若云看到陸先生沒有遞梯子的意思,還主動走向了風家人,暗自咬牙,在心里冷哼道,不管她是吧?沒關系的,陸家二老不是已經宣布了,“來者都是客”,已經表明,風家是客,歐陽一家不也是客嗎?既然都是客,就沒有主次之分,如果陸子爵與那個沈依塵不待見歐陽一家,那她豈不可以找事做了嗎?想到此,她馬上放松了自己。

    “梅姨”,隨著一聲梅姨,梅若云看到,陸子爵牽著女人來到了她與歐陽一家人的身邊,而且,一同過來的,還有風家的二人。

    塵丫兒一走到梅若云身邊,就喊了梅若云一聲,雖然,陸子爵還是沉著臉,但,塵丫兒卻很大方地以主人的身份,來招呼梅若云以及她請來的客人。

    梅若云看著面帶微笑的塵丫兒,又聽塵兒說道,“梅姨,歐陽先生、夫人,歐陽小姐,請到客廳用茶吧!”

    當陸子爵牽著塵丫兒出現在陸家大門口時,歐陽爾曼就已經不淡定了,她的心里裝滿了恨,怨氣纏身,相由心生,那一張化著精致妝容的臉,完全是目兇鼻歪、尖酸刻薄,而塵丫兒淡雅、面帶微笑的容貌,使其渾身散發出自信與和煦的光彩。

    梅若云呆望著來到他們身邊的人,她沒有想到陸子爵會與沈依塵親自過來請他們,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歐陽小姐已經按捺不住,直接沖到塵丫兒面前,想把陸子爵與塵丫兒的手分開,可是,她還沒有抓住塵丫兒的手,陸子爵輕盈地就把塵兒攬在了懷里。

    “沈依塵,是吧?”歐陽爾曼眼睛里噴著火,憤怒地說道,“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不過,不管你是誰的女兒,都改變不了私生女的身份,笑到最后的人,才是勝者”,說完此番話后,歐陽爾曼用委屈的眼神望向了陸子爵,那樣子,就好像她是受害人一樣。

    陸子爵看著歐陽爾曼的表情以及對塵兒所說的話,他剛要給歐陽爾曼一些顏色看看,塵兒用手環住了他的腰,并給了他示意,他暫時忍了下來,接著就聽塵兒風輕云淡地說道,“梅姨,還是把客人請到客廳吧,一直站在大門口,也不成體統不是?”

    柯姐兒、風楠就站在塵丫兒與老陸旁邊,用佩服的目光看著塵兒,柯姐兒想啊,剛才歐陽爾曼的挑釁,如若換作她,她恐怕會動手打人的,并打得挑釁者找不著北,可塵兒卻根本沒有搭理歐陽爾曼,把歐陽一家人直接又交到了陸夫人手上,是啊,歐陽一家人可是陸夫人的客人,陸家的當家人都不予計較他們的無理,難不成他們不給他們自己臉嗎?

    歐陽紹暉自然看到了塵丫兒的處事為人,他深深地望向塵丫兒,而后,用不滿的目光掃了自家女兒,他不得不承認,一個私生女盡然能把這個場子給撐住了,且沒有讓陸子爵給她出頭,他在心里暗自嘆息,心說,真不能小瞧了這個女人,看來,要有更多的打算才是。

    想到更多打算的歐陽紹暉,馬上給老婆遞了一個眼神,葉綺晴趕緊對梅若云挑撥地說道,“她梅姨,你才是陸家的女主人,怎么能讓一個外人來做主呢?”

    梅若云被葉綺晴的話又刺激一次,她剛要發作,抬眼正對上陸子爵帶有警告的眼睛,她回瞪了陸子爵一眼,隨后,傳來了親兒子近乎哀求的聲音,“媽,進屋吧!”

    陸子浩剛要帶風家一行人進院子,看到塵兒小嫂子走向了親媽與歐陽一家,他馬上就緊跟著過來了。

    梅若云瞥了親兒子一眼,對歐陽一家人說道,“進去再說吧!”然后,她沒有再理會其他人,朝院內走去,歐陽一家人跟隨其后終于離開了陸家大門口。

    (本章完)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信任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贝得来配资 基金配资比例 在线理财平台有哪些帮忙推荐一下 她理财12存单法安全吗 天喻信息股票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股票配资的流程有哪些 鑫配网配资 6月7日股票推荐 全球股票指数代码 锦鲤配资 一直牛配资 长沙麻将app什么最好 嘉盛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