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131-44499112/

第四百一十七章 創刊號
    第二天,當龐學林將草稿擺放在佩雷爾曼面前時,佩雷爾曼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龐學林道:“你真的完成了?”

    龐學林點了點頭,微笑道:“你先看看,如果有問題咱們再改。”

    佩雷爾曼點了點頭,接過稿紙看了起來。

    許久之后,他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長長舒了口氣,說道:“龐,恭喜你,又成功了。”

    龐學林笑道:“難道不應該說是我們嗎?”

    “我們?”

    佩雷爾曼不解地看著龐學林。

    龐學林微笑道:“霍奇猜想的整個證明過程依舊延續了你的思路,可以說你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作,我只是幫你補齊了最后的臨門一腳而已。”

    佩雷爾曼搖頭道:“龐,這不一樣,你這臨門一腳可是關鍵中的關鍵,沒有你這臨門一腳,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法完成霍奇猜想的證明。”

    龐學林微笑道:“這樣吧,格里戈里,這次霍奇猜想的證明就當是我們合作,怎么樣?接下來這篇論文就交給你來撰寫,我們算是共同作者。”

    “可是……”

    佩雷爾曼還待說些什么,龐學林直接打斷了他:“好了,格里戈里,就這么說定了,這篇論文交給你來寫,半個月內必須完成,我們算是共同作者。另外霍奇猜想的證明已經完成了,接下來你可得把部分精力放在教學上了,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給本科生上上課,放松一下,說不定可以讓我們對數學的理解能夠再往上提升一個層次。”

    “那……行吧!”

    佩雷爾曼猶豫了片刻,只好答應了下來。

    龐學林笑了笑,不再多說。

    接下來的半個月,龐學林專注于首期《探索》雜志的編纂工作。

    石毅、楊和平、安德魯·懷特三人合作的動態APT的論文也如期交了上來。

    再加上他自己之前寫的那篇超導理論機理的論文。

    本期《探索》雜志一共超過了兩百頁,有將近三分之二都被這三篇論文的版面占據。

    霍奇猜想的證明論文,是本世紀以來最出色的學術成果之一,價值一個菲爾茲獎綽綽有余。

    動態APT技術,對生物學領域而言,完全是一項堪稱革命性的成果,能夠推動分子生物學朝更深層次的原子生物學發展。

    超導理論機理的論文更加不必說,學術界將來所有關于超導體的研究,都將基于這篇論文展開。

    龐學林完全有信心讓這一期的探索雜志一炮而紅。

    剩下的幾篇文章,也同樣是大佬的約稿,比如文小剛一篇關于超導體的綜述,柯頓·沃克關于金龍電池的綜述,以及龐學林自己寫的創刊辭和個人訪談,可謂是干貨滿滿。

    而全球的學術界,也對于這一期的《探索》雜志創刊號期待已久了。

    自從三個月前江城高等研究院宣布正式創建《探索》(《Research》)后,迅速引發了全球學術界的轟動。

    誰都明白,這兩年在學術界掀起無數風浪的中國天才,開始將目光轉向了學術話語權領域。

    相比于諾貝爾獎,從某種意義上說,頂級期刊在學術界的影響力更大。

    它甚至可以左右一個國家學科的發展方向。

    英語國家如今在學術界的地位為什么會如此強勢?

    除了跟美英等國高等教育強盛有關系外,《自然》以及《科學》這兩大頂級期刊,功不可沒。

    而《探索》的出現,背后站著的是日漸強盛的中國,完全有機會打破這兩大頂級期刊對學術界的壟斷。

    因此,中國學者對于《探索》的出現,完全是持以歡迎態度。

    因為龐學林很明確的表示,《探索》系列雜志,將同步發表中英文兩個版本,兩個版本的內容完全一致,一份對外,一份對內。

    如果中文投稿順利被采納,那么將由《探索》出版集團免費幫投稿者將中文論文翻譯成英文,如果英文投稿被采納,同樣也由《探索》出版集團將論文翻譯成中文。

    這種翻譯工作,龐學林直接交給了MOSS。

    在系統獎勵的量子計算機的幫助下,MOSS如今漸漸有了強人工智能的雛形。

    錢塘實驗室的很多科學計算工作,背后都有MOSS的參與。

    有了它的把關,幾乎不可存在翻譯錯誤的可能。

    時間一天天過去,不知不覺間,就到了全球學者翹首以盼的日子。

    2022年7月1日。

    美國,普林斯頓。

    一大早,德利涅剛進入自己位于《數學年刊》的辦公室,就看到好幾位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學者,正圍在辦公室秘書亨德森的周圍看些什么。

    德利涅也不由得有些奇怪:“你們這是在干嘛?”

    這時,亨德森抬起頭道:“德利涅教授,你快過來看看,《探索》創刊號,里面有好幾篇重量級論文,其中一篇是有龐學林和佩雷爾曼共同合作的霍奇猜想的證明……”

    “霍奇猜想正被證明了?”

    德利涅不由得吃了一驚。

    霍奇猜想可是千禧年七大難題之一,在學術界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雖然學術界早就有傳言佩雷爾曼一直在搞霍奇猜想的研究,誰也沒想到這一猜想竟然無聲無息地搞定了。

    “快把論文給我看看。”

    德利涅說道。

    亨德森有些猶豫抬起頭:“德利涅教授,我們數學系只定了一份……”

    亨德森這么一說,圍在他周圍的那些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學者們也紛紛將目光看向了德利涅。

    這位大佬雖然牛逼。但想要借勢壓人獨享看論文,想都別想。

    德利涅瞬間讀懂了眾人的目光,對亨德森道:“你傻呀,把他論文復印十幾份發給大家不就可以了?”

    馬上,亨德森一拍腦袋,這才想起有更好的辦法。

    德利涅笑道:“原件留這里,待會送到我辦公室。”

    十分鐘后,亨德森將《探索》雜志的創刊號送到了德利涅的面前。

    《探索》雜志采用了十六開的銅版紙印刷,紙上還散發著淡淡的油墨香味。

    翻開雜志的首頁,上面是由龐學林撰寫的一篇卷首語。

    “中國歷史上有位著名詩人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大意是,追求真理的道路艱難而漫長,但我將百折不撓,不遺余力的去追尋與探索。

    無論我們人類社會如何發展,無論我們的科技進步到何種程度。真理永遠是人類文明前進道路上的一道光。

    追求真理,挖掘真理,探求真理。

    是全人類,特別是身為學者的我們,終生都需要孜孜不倦追尋的目標。

    科學起源于人類的好奇心,我們的祖先首次加目光投向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之外,他便已經為我們開啟了一道追求真理的智慧之光。

    到如今,我們的認知體系絕大多數都由科學真理構建而成。

    經過漫長的歲月積淀,我們已經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法。

    作為大自然的記錄者與書寫者,科學家們真正的遠見就是穿透各種混沌的自然現象,窺見事務的真正本質所在。

    《探索》雜志的創立,正是基于這樣一個目標。

    探索自然與宇宙的本質,追尋真理之光。

    我們竭誠歡迎來自全球各地有志于此的學者們投稿與訂閱。”

    “這卷首語不錯。”

    德利涅笑了笑,然后將雜志翻到了霍奇猜想證明的論文頁,仔細看了起來。

    同一時刻,美國紐約。

    科學出版集團,科學雜志總編辦公室。

    《科學》雜志主編雅各布·施密特博士。

    雅各布·施密特博士若有所思的看著擺在自己眼前的這份雜志。

    對坐在對面的副主編威廉·戴維德道:“我們這個對手,氣勢可是兇的很,一出手就是三篇重量級論文,這一下,不但凝聚態物理學界要爆炸,數學界、生物學界恐怕都要爆炸。”

    威廉·戴維德點了點頭,說道:“呵呵,那個年輕人確實不可小覷。他的前段時間才剛開始組建錢塘實驗室,這才多久的功夫,就拉了這么多人過去。這篇動態APT的論文,可謂是另辟蹊徑,假如真讓他們搞成了,恐怕又能得一個諾貝爾化學獎。石毅、楊和平、安德森·懷特他們可真幸運。”

    雅各布·施密特笑道:“應該說,中國擁有那個天才少年,那才是真正的幸運。恐怕今天之后,全球的頂尖學者,對于錢塘實驗室恐怕更會趨之若鶩。”

    誰都看得出來,這幾篇重量級論文,背后都有龐學林的影子。

    只要加入錢塘實驗室,既不用擔心經費問題,又有與龐學林合作的機會。

    人生在世,不就是名利二字嗎?

    即使那些頂級學者也不例外。

    哪里能給他們帶來名利,他們就會往哪里聚集。

    柯頓·沃克、石毅、楊和平、安德森·懷特、佩雷爾曼、曹源……

    眾多例子毫無疑問地證明了這一點。

    同一時刻,類似的一幕,發生在全球千千萬萬個研究機構中。

    就算之前沒有訂閱探索雜志的學者,這時候在聽說了同行傳來的消息后,也紛紛打向這份雜志發出了訂閱申請。

    與此同時,錢塘實驗室的招聘郵箱,再一次掀起了一波應聘熱潮。

    至于國內學術界,在《探索》的創刊號出來之后,更是沸反盈天。

    誰都沒想到,龐學林竟然會放出這樣一個大招來。

    三篇論文,分別是超導體的理論機制、霍猜想的證明以及動態APP技術,每一項拿出來,都是菲爾茲獎或者諾獎級別的成果。

    而這些成果,竟然同時出現在同一期的期刊上,這在整個科學史上,都算史無前例的一幕。

    與此同時,學術界的反應迅速傳遞到了全球各大媒體上面。

    “千禧年七大難題再下一城,佩雷爾曼與龐學林合作攻克霍奇猜想。”

    “《探索》雜志創刊號正式發行,三大頂級論文在學術界掀起狂風巨浪。”

    “錢塘實驗室展現超強實力,中國天才少年再次引領新科技革命。”

    “動態APP技術,在生物學界引發地震。生物學家們普遍預測,這將是既冷凍電鏡之后的下一代顯微技術,有望為生物大分子結構與功能的動態分析提供全新手段。”

    “諾獎級論文坐鎮,探索雜志將挑戰《自然》《科學》的頂刊地位。”

    “中國正是在學術話語權領域向西方發起強力挑戰,《探索》出版集團的成立,有望比肩《科學》與《自然》出版集團。”

    至于國內媒體,無論是反應還是對《探索》創刊號的發表,更加夸張。

    新華社率先發表評論員文章,在文章中,這樣寫道:“今天,學術界關注已久的《探索》雜志創刊號正式發行。龐教授給了我們所有人巨大的驚喜,不但千禧年七大難題之一的頂級猜想霍奇猜想成功被龐學林教授和佩雷爾曼教授攻克,動態IP技術的出現,有望為生物學的發展帶來全新良機。而超導理論更是為將來的室溫超導體吹響了沖鋒的號角。錢塘實驗室和江城高等研究院成立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完成了如此高水準的研究,為我國在新時代的學術體系建設作出了原創性的貢獻,而《探索》出版集團的成立,無疑將成為中國學術界躋身全球一流水平的又一標志性事件。”

    “沒想到霍奇猜想竟然被攻克了,作為一個數學系畢業的本科生,我到現在竟然連猜想的內容都還沒有完全搞明白。”

    “研究生也不明白。”

    “那是神的領域,凡人避退,你不知道嗎?”

    在知乎,有人提問如何評價探索雜志正式發行,有一個回答被頂到了最高。

    “我是一名中科院的博后,無法用語言形容此時的心情。中國學者的在學術界話語權歧視問題,不是一天兩天了。同等水平的科研成果,在國內做出來,登上CNS的幾率,要比在國外頂級名校低上十幾個百分點,這也是很多學者愿意留在國外跟隨頂級團隊做事的原因。

    今天終于有一份真正意義上屬于我們中國人的頂級期刊出現了。

    以前《國家科學評論》出現的時候,我還有所期待,希望有朝一日NSR能夠與《自然》,《科學》質量大頂級刊物爭鋒。

    然而這幾年NSR雖然表現不錯,影響因子也在穩步上升,在綜合性期刊領域,已經站穩了世界前五的位置。

    但是與自然科學領域的這兩大巨頭,還有不少的差距。

    而《探索》的出現,讓我看到了中國頂級學術期刊超越CNS的曙光。

    別的不說,看看這一期的三大頂級論文就知道了。

    霍奇猜想,千禧年七大難題之一,它的解決,將會在幾何拓撲與代數拓撲領域,產生深遠的影響。

    在龐學林教授解決的諸多數學難題中,是足以排名前二的存在。

    動態APT技術。

    我就是一個生物狗,假如真有這樣一種可以從原子層面動態分析生物大分子功能與結構的設備出現。

    那么,人類對于蛋白質、RNA、多糖等生物大分子的結構與功能的研究,將會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甚至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個設備足以改變當前生物學界的研究生態。

    至于超導理論機制,那就更加不必說了,龐教授完全是憑借一己之力,推動超導研究邁上了全新的臺階。

    未來所有超導領域的技術進步,都離不開離不開龐教授這篇論文的指引。

    而這三篇論文,僅僅是江城高等研究院和錢塘實驗室釋成立一年時間取得的成果。

    更讓我感到驚喜的是,做出這些成果的學者并非源于龐教授的單槍匹馬,比如霍奇猜想是由龐教授跟佩雷爾曼合作完成的。

    動態APT技術,是由石毅教授、楊和平教授、安德森·懷特教授合作完成。

    超導理論機制問題,是由曹源教授和龐學林教授共同領導完成。

    我很難想象,明年,后年,乃至五年后,十年后,龐教授和他的錢塘實驗室,又將給我們帶來多少驚喜。

    歷史是允許存在科學巨人的。

    比如歷史上開創哥本哈根學派的玻爾。

    玻爾本人不僅對早期量子論的發展起過重大作用,而且他的認識論和方法論對量子力學的創建起了推動和指導作用,他提出的著名的互補原理是哥本哈根學派的重要支柱。

    玻爾領導的哥本哈根理論物理研究所成了量子理論研究中心,由此該學派成為當時世界上力量最雄厚的物理學派。

    如今,龐教授正扮演類似的角色。

    在數學領域,龐學林教授開創的龐氏學派,如今已經成為數學界最前沿的研究熱點之一。

    在自然科學領域,龐學林教授領導的錢塘實驗室和江城高等研究院,已經初現崢嶸。

    他發明的金龍電池,掀起了一場全新的產業革命。

    而他今年不過25歲,我很難想象,再過十年二十年,他將為我們人類文明帶來什么?

    我很慶幸龐教授來自中國,生于中國,長于中國。”

    學霸的科幻世界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极速11选5是真的吗 福利彩3d开奖结果 快3网址 福彩3d和值012路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图 广东好彩1软件 江西配资 极速飞艇彩票网站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下载苹果 北京pk10杀号技巧 麻将游戏单机版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11选5任3口诀 天天红包赛1元能分多少 股指期货与股票涨跌 河内5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