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920-44499137/

第588章 想念心上人
    “王妃你怎么了?”

    梅姑忙完了廚房中的事情,就出來了。這么巧的就瞧見顏卿辭坐在秋千上搖來搖去的,她走過去。

    “沒有啊,只是覺得很無聊。王爺有事可以忙,可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你說我這心情能不郁悶嗎?”

    原來顏卿辭是覺得自己無聊的緊啊,可這地方除了秋千之外什么都不會有。就算出去了,也沒有地方可以玩啊。

    “就算出去,王妃你也找不到玩的。不是嗎?”

    梅姑說的還真是有道理的很,顏卿辭最后決定還是回去做做別的事情。夜御庭和夜朗說的事情,就是盛京城內皇宮在蠢蠢欲動。

    金國的勢力以及禮親王的勢力,壓得他都快透不氣了。他是一個正常的人,而不是神仙。哪有這樣的人天不怕地不怕的,說到底是一個平凡的人。

    “王爺,那可怎么辦?”

    夜朗問出這個問題,有點怪怪的。夜御庭倒是也很想知道該怎么辦,就是不知道所以每天才會那么的累。

    “到時候再說吧,現在說這些也沒有什么用處。”

    他起身看了看外面根本就沒有了顏卿辭的身影,他覺得心里不安。他趕緊出了門,在院子里沒有看到有人。顏卿辭已經回到了屋子里,夜御庭猜到她可能是回去了。

    “沐橙小姐,這些都是你要的東西。小的買來了,你看看是不是這些?”

    沐橙也是很久都沒有消息了,夜御庭是將那處宅子送給了她。以后就是她的家了,應該報的恩情,夜御庭也是報的差不多了。

    “是的,放這吧。”

    夜御庭是給了很多的銀子,但沐橙這樣揮霍下去。估計是用不了多久,就要徹底的破產了。盡管這樣她還是花銀子大手大腳的,就跟八輩子沒有用過一樣。買了一些根本就用不著的東西,伺候沐橙的管家以及下人都要郁悶死了。

    “小姐我們賬上的銀子不多了,還是不要胡亂的花銀子了。”

    沐橙被管家說的話弄的是一臉的不解,夜御庭不是給了很多的銀子。夠她用好幾年的,怎么會一下子就沒有了?她不太相信管家說的話,她才不管就算沒了不還是有夜御庭在。夜御庭是誰啊,攝政王最不缺的就是銀子。

    “怕什么王爺是我哥哥,他有的是銀子。”

    沐橙的想法還真是奇特,夜御庭是有錢。可是他的銀子是給自己的娘子還有孩子花的,要不是她的爺爺對夜御庭有恩的話。夜御庭也不會如此的對她好。以至于那樣的去傷害顏卿辭,對于上一次的事情顏卿辭好像還沒有原諒他一樣。

    “呃”

    管家實在是找不到話來說了,就退到了一旁。等著沐橙她需要的時候在叫自己,沐橙這院子住的相當的舒服。在此之前也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有生之年算是享受了該享受的時候了。

    在池塘里,一朵朵粉紅色的荷花,像一位位穿著粉紅衣裳的少女,頭上戴著黃色的蓮蓬,靜靜地站在那里。一陣風兒吹來,這些少女們就翩翩起舞。

    荷花的花瓣上有一層一層的小道兒,看起來更加生機盎然。荷花有的半開著,蓮蓬只露出了半個,像小姑娘的頭發長得只露出半張臉;有的全開了,露出金黃的花蕊,好像小朋友的臉蛋,笑呀笑呀!

    “小姐,這是飼料。”

    沐橙坐在荷花池邊上,那荷花池里還有荷花金魚。她花完銀子了,也應該在屋子里稍微乖一些了。

    “嗯嗯。”

    沐橙想起了夜御庭,他很久沒來看自己了。沐橙夢見了夜御庭,那個帥的簡直一塌糊涂。為什么會是顏卿辭的相公,這也就算了為何要讓他們認識。夜御庭對她是照顧的很好,其實也是為了她的爺爺。

    “我想王爺哥哥了,可是我并不知道他的下落。我想見也見不到啊,因為他的身邊還有別的人。”

    沐橙也不知和誰說話呢,身后還是有丫鬟的。可是丫鬟也沒有跟她說話,沐橙起來了。丫鬟上前扶著她,扶著她回到了前廳了。

    “好了,你下去吧。”

    “是,小姐。”

    沐橙想要出去了,去見見夜御庭。她雖然不會武功,但是還會用毒。出門在外,也是能保護自己。沐橙收拾好了衣服,就出門了。可她一直都曉得夜御庭在什么地方,那怎么找她呢。

    “王爺哥哥,你真的不管我了?”

    沐橙上次陷害顏卿辭的事情,夜御庭也查到了是誰干的。只是他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夜御庭盡量讓顏卿辭不要再生以前的氣了。

    “卿兒,怎么了?”

    “你來了。”

    顏卿辭擁抱著夜御庭的腰,夜御庭在她的臉上蹭了蹭。這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好,夜御庭將顏卿辭扯到自己的大腿上。她自然的把自己的手耷拉在夜御庭的脖子上,夜御庭朝著她的唇上就親了一下。

    “我剛才看你在想什么事情,是在擔心你爹的事情?不用那么擔心,我會處理好的。還有你的娘親還活著對吧?”

    “你咋曉得?”

    夜御庭笑了笑,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還有一件事沒有和顏卿辭說過,就是有關于六小姐的身世。

    “卿兒有一件事還是跟你說說,就是有關于你六姐的事情。”

    顏卿辭一頭霧水,那個老六不是已經死了。為何要提起這個人,夜御庭就知道她不曉得。看來還是考慮周到的,他就開口對顏卿辭從頭到尾說了。

    “什么?不會吧,這世界上還有這么巧的事情嗎?那個姜薇是我的六姐,真是想不到。”

    夜御庭是知道她的前一半日子過得不好,也只是后來才好了起來。顏卿辭有了身孕,看起來最近的胃口很好。

    “到時候再說吧,你最近飲食怎么樣了?”

    “還不錯的,可是梅姑說我這體重沒上來。以后不好生孩子,是不是這個道理啊?”

    夜御庭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他差點沒坐直。這好不好生孩子,他又不是女人不是嗎?夜御庭抱著她坐了一會,姜薇顏卿辭還沒有見過。要是這樣的話,夜朗以后就是他的六姐夫。

    “哈哈哈……”

    “你怎么突然笑得這么夸張,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想起了朗哥哥以后就是我的姐夫了,你說我笑什么了。你以后怕是也要叫,你說呢?”

    夜御庭徹底凌亂了,確實按照輩分來是這樣的。他沒有說話,表示此時此刻的他心情很不好。

    “怎么了,你怕了?還是覺得是自己以后,沒有了地位?”

    “倒沒有了,姐夫就姐夫。我有你跟寶寶就夠了,肚子餓不餓?”

    顏卿辭搖搖頭,她現在還不餓。只是坐在夜御庭的大腿上很舒服,尤其是跟自己最愛的人在一塊。夜朗路過這兒看到兩人的景象,覺得心里一陣心酸。

    “薇薇,我想你了。”

    夜朗背影十分的頹廢,何時能娶到姜薇了。或許快了吧,夜朗跳到了屋檐上坐了下去。

    爆笑王妃冷面王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投资理财平台-选择中欧钱滚滚 一直牛配资 上海期如意期货配资去哪里开户 模拟炒股叩富网 四川快乐12遗漏任 股票分析师评价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 血流麻将线下怎么玩 投哪网配资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每日三支股票推荐 河南快三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日赢配资 st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