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917-44320701/

六四六、洗天派新掌教
    王崇領了巡天司靈官之職,便須應巡天司的征招,去點卯當值。

    這靈官之位,在八司都有數額,隸屬司主管轄。有些靈官得司主看重,職司在身,頗有權柄,有些靈官卻是閑散,只是跟隨司主出征,討伐天魔,并不管事兒。

    退魔聯盟畢竟是各派結盟,并非是天庭之類,故而職司劃分,只以方便抵御天魔為主,并無太多復雜的品階,上下統屬。

    王崇也不耽擱功夫,安排下了門中之事,讓那些修習丹鼎法的弟子好生修煉,叮囑王伯寵,錢萊,作為三代的大師兄和二師兄,要好生看守門戶。卻把兩個修習易天髓功法的弟子帶在了身邊,一起隨同郭懷玉去巡天司述職。

    閻魔天的一萬三千余座退魔臺,小者也有百步見方,大者有超愈萬畝之地。

    退魔盟的各處職司,都在某座退魔臺上,巡天司也不例外,占據了一座極大的退魔臺,宛若天界宮殿,巡游諸天,氣勢恢宏。

    王崇初來閻魔天,寄托魔識的青衣女修和童子王福生都隸屬于靖天司,兩者截然有不同。

    有郭懷玉這位“老朋友”幫忙,王崇到了巡天司,容容易易的就得了退魔盟的“認證”,先是成了洗天派的新掌教,又被列入了執事候選的名單,得了巡天司的職司,領了靈官的一應印綬,本來按照規矩,便要去各派挑選麾下人手。

    八司的靈官,乃是跟天魔作戰的主力,他們并非是孤身作戰,每個人都可以挑選百人左右的部下,還要操演陣法,練習合擊之術。

    還能領一批入門級的法器,這些法器比寒光劍,蛟龍禪杖還要更差,幾乎都以一轉的法器。甚至大多都是煉形一次,或者煉質一次,少有能夠形質雙煉之寶。但有了這批法寶,對抗天魔,各派修士就能更多幾分殺伐犀利。

    郭懷玉笑吟吟的先引了王崇,離開了巡天司,飛了不久,就在一處退魔臺落下。

    這座退魔臺略有破敗,顯然曾被天魔侵入,毀了大半的建筑,花草樹木,一概皆無,甚至法陣也有損毀,但卻有一件好處,就是實在太大。

    從上到下,分有七層,每一層都有萬畝以上,如今只有幾十個力士在打理,見到郭懷玉和王崇,急忙過來拜見。

    郭懷玉笑道:“每一位靈官都有自己的辦事處所,號為靈官院!這處院落空置許久,只要小做修葺,就是極好的所在,我特意為季道友討來。”

    王崇含笑謝過,郭懷玉又送上來一份名冊,笑道:“本來,季道友應該去各派親自挑選部眾,尤其是要多照拂自家門派的年輕人。但我也知道,道友也不熟悉各派,你的洗天派暫時沒什么英才,所以準備了一份名單,以供道友參詳。”

    王崇含笑接過名冊,看了一眼,這份名單不但標明了這些修士的姓名,道號,出身,精擅的功法和得用的法寶,行事風格,過往經歷,還有舉薦之人,都是八司各處推薦,巡天司的同袍推薦的尤其多。

    小賊魔也是個伶俐之人,立刻就明白,這是郭懷玉收了人家好處,到自己這里通融。

    他初來閻魔天,也不熟退魔盟,到也并不覺得,被安插些人手過來,有什么不妥。

    郭懷玉見王崇略有沉思,心下頗有些忐忑。

    王崇能憑一己之力退去謝寒山和山禪大師,小惡道人,道法堪稱深不可測。

    雖然表現的頗為通達世情,但他這般公然塞人的舉動,其實頗干忌諱,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動怒。

    畢竟王崇是個陽真,也不好輕易得罪太過。

    王崇翻看了一遍,笑道:“郭道友!如今卻有一樁礙難。”

    郭懷玉心頭一松,笑道:“季道友盡管說!其實這些人,你也不必都賣面子,只要留下三四十人便可。”

    王崇笑道:“哪里好不給這么多道友的臉面?我覺得礙難的是,我只得百人名額,這里卻有一百五十余人。不知能否多做寬限,把這些人盡數收了下來?”

    郭懷玉頓時大喜,心道:“這位季道友好生上道!”

    當下喜滋滋的說道:“此事容易,我替道友去司主面前報備一番,必然可以獲得準許。”

    王崇笑道:“如此就有勞!”

    郭懷玉此番給王崇提供名單,也是撈了不少好處的,得了王崇允諾,所有人都肯收下,他好多模棱兩可的人情,就都可以實收了。

    他陪王崇閑談了一會兒,給王崇的靈官院新安排的五十名力士,三十名童子,二十名玉女,還有一些雜役盡數被人送了過來。

    有郭懷玉幫忙,這些靈官院應用之人都是足額落實,并無虛口。

    同時巡天司分配下來的法寶,也都有人送來,這些法寶就略有折扣,只得七成交付。

    王崇也不在乎,見郭懷玉有些去意,當下又復取了兩件法寶,送給了這位同僚,兩人相視一笑,盡歡而散。

    如今這座靈官院,雖然屬于王崇了,但卻有太多閑雜人口,小賊魔也不好招攬天魔下界,幫自己修葺退魔臺,以及退魔臺上的建筑。

    王崇在自己的靈官院,稍稍巡視了片刻,郭懷玉所列名單上的各派修士,就都陸續而來,總計一百三十八人,還有一十四名缺額。

    郭懷玉做事十分老道,給王崇的名單,甚至標注了,這些人若是不來,大致是什么緣故,甚至該如何應對都有建議。

    比如某人乃是巡天司之主的七世孫輩,也是拜入了巡天司司主天相上人的無相宗,這人就建議,無須管束,其人自有門派長輩帶領去誅殺天魔,只待修為足夠,積累了功勞,也要轉一任靈官。

    又比如某人,出身神秘,疑似某派的隱秘真傳,也不需要做理會,反而要多留些情面,日后好處不盡。

    王崇本來就不貪圖這些,也沒太操心,他把郭懷玉的建議照單全收,同時也把領來的法器分配下去,按照巡天司的規矩,每三日操演一回,從不做什么出格的事兒。

    漸漸的小賊魔也就“泯然眾人”,再也沒什么人關注,王崇這個做事低調的洗天派掌教。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贵州快3遗漏统计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8月8 黄大仙四肖期期准免费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规则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11先5走势图 公鸡乐园德国赛车彩票 股票配资利息 手机上怎么玩股票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易看盘 手机10分快3 5分3d开奖结果玩法 股票模拟软件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今日股票大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