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793-44500370/

第五百三十五章 希望你心里永遠是個小女孩兒。
    “所以你這是養了一個BDJ娃嗎?”

    亦真曾經也想養一個,可惜這樣的土豪經營不是她養得起的。

    “你都多大了,還喜歡娃娃?”夜燼絕嫌她幼稚。

    “那有的人還收藏賽車模型呢,難道也是執迷于幼年時的小轎車?”

    亦真努嘴,“你還喜歡收藏刀呢。難不成是大街上那種模型塑料制的小屁刀?”

    養個BDJ娃的起步價約四千到五千,這還是便宜的。但這只是花銷的開始。后期化妝品、假發套、服裝、保養——具體包括消光、擦擦克林、光油、卸妝用的稀釋等。這才是源源不斷的省略號。

    高級合成樹脂制的BDJ一旦保養不佳,還會直接養死——皮膚會變黃。這點屬性與奢侈品十分投契。

    通常一套衣服要二百到八百元,價格低的單件五十元就能買到。但也有單件七百元的高定。因為可玩性高,BDJ娃娃眼瞳也能更換。

    一對BDJ限量版眼瞳能賣到800元。娃娘們為每只娃娃打造不同形象,(搶購服飾、妝容,特別是圈內大神們制作的限定款,每次剛上架就會被一搶而空)投入十幾萬也不足為奇。

    每個BDJ出生都有一個名字,定制生產,附帶出生證明。

    亦真見過有人專門購置玻璃柜用作保養空間,還要給“兒子”“閨女”戴面罩,防止妝容在摩擦中受損,或者睫毛被壓倒。

    三四月左右換一次妝,防止吃色。頭發有專用護理液,梳子斷絕木梳。護理品和服裝鞋子得去定制,還要定期拉筋。此外,BDJ不能碰水。貼身衣物也有講究,防止染色危害“健康”。拍照要避免開閃光燈,避免皮膚黃化。可見其嬌嫩。

    娃娘們會根據不同妝面,將娃娃打理出不同風格,有時還會開個小劇場,模擬故事情節。而換裝、拍照、參加娃聚,就組成了娃娘們的日常。

    BDJ的圈子可類比lo圈,對ZD之別反響激烈。Z圈對D采取的措施基本都是全線封殺+黑名單,拒絕盜版的D娃。價格五六百的BDJ就很有D版嫌疑。

    “我非常理解你。”夜燼絕道,“你非常會保留自己的童年,我就是喜歡你這點天真。”

    亦真笑著點點頭。

    娃圈的人,幾乎都知道電影《人形師》。

    這部電影的主角美娜,其實就是一只BDJ娃娃。故事的最后,是美娜用眼淚洗刷掉了仇怨、喚起了每個人心里童年的單純和執著。

    影片結束,觀眾心中卻留有疑問:“那些你曾經不顧一切愛過的東西,如今在哪里?”

    亦真就是有這么點傻傻的天真。在童年的金色夢之舟停泊具有治愈性,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你要是想養,我可以支持你。”夜燼絕笑,“先買兩個收藏柜。可以跟我的收藏刀納進一個屋,咱倆專屬的玩具屋。”

    這話說的俏皮,亦真直接被逗笑了。

    “想也不用想,我一定很容易養殘。這可不比藏鞋的氪金屬性,萬一養黃了,就只靠掛咸魚回血了。而且,我的思想沒有那么坦蕩前衛,在BDJ圈子里沒有外交豁免權。”

    亦真又搖搖頭,告誡自己:“而且我連自己都養不好,養個娃還不是要更邋遢?”

    “那也不排除。”夜燼絕笑笑,“不過我希望你心里永遠是個小女孩兒。”

    “干嘛呀,說的我兩眼直泛酸。”亦真跺跺腳,“愛你一個就剛剛好。”

    “要不要拍個照?”夜燼絕挑挑眉,“難得你有這么小仙女的時候。”

    “你明天不陪我去嗎?”亦真問。

    “明天有會,再說你也呆不了多久。我讓藍楓陪你去。”

    “那也行。”亦真覺得皖音明天不定要搗鬼,畢竟是她事業上的大場面。她怎么甘心缺席?

    “這里光線不好。換個地方,吧臺怎么樣?”夜燼絕建議。

    亦真微驚,“難得你有這么耐心的時候。吧臺距離這兒可有一段距離呢。”

    “就當散步了。”說著取出高跟鞋。

    “乖乖坐好,我給你換。”一句話令亦真受寵若驚。

    “鞋子高不高?資深宅精天天拘在家里,小心閃了腳。”

    “不會,剛剛好。”

    兩人一出門就撞見檸檬。這時候撞見她,亦真難免覺得陰魂不散。

    檸檬霎了霎眼,猶豫一下,贊許:“亦真姐真漂亮。”又問:“這是要去哪兒?”

    “試了下明天的妝。趕著去看看他的收藏刀。”總不能說是特為了拍照,又不是捕捉新穎的游客。

    “大少爺喜歡收藏刀嗎?”檸檬怙惙著來了一句。

    “是呀。”亦真方才想起來皖音提及的助理一事,笑:“可以邀請你明天當一下我的臨時助理嗎?”

    夜燼絕不解,不是已經把藍楓指給她了嗎?不過他沒問。

    檸檬忙笑著應了。她現在對上層階級懷有至高的渴望。

    皖音也說了,亦真不提,檸檬自己去提,亦真也會應下。

    而且皖音還愿意把自己的禮服借給她穿。檸檬也覺得這是一個捉摸潛質的好機會。

    “那一會兒我找你,禮服你自己去挑。”亦真道。

    “你打的什么主意?”走遠了夜燼絕才問。

    “我沒打什么主意呀。”

    夜燼絕斜她一眼,“德性吧你,還要左右兩個助理,你皇后娘娘啊。”

    “我這叫萬無一失。”亦真笑著抱上夜燼絕的胳膊,“少爺,明天藍楓送我到之后,兜半圈再回來,悄悄入場。”

    “你打什么歪主意呢?”

    “你就答應我嘛。”

    “成成成,答應你答應你。”

    兩人去吧臺喝了杯雞尾酒,看了一場電影才回來。

    “送你一盒巧克力。”亦真笑著給她。檸檬神情微緊,猶豫著沒接。

    亦真補充道:“這是皖音給夜燼絕的。他嫌太多吃不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

    夜燼絕狐疑地睞亦真一眼,亦真扯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動作。檸檬便不疑有他,還以為皖音送的是個雙數,便收下了。

    亦真帶著檸檬去挑禮服。都是今晚一批回來的,算從CC借回來的。其中兩款還是亦真當時設計的流浪者。

    亦真沒有害檸檬的心思。可是萬一檸檬真的跟皖音有勾結,這巧克力有什么不對,她吃了算她倒霉。

    夜先生和亦小姐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股票指标 pc蛋蛋幸运28神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手 南京情怀麻将是正规渠道吗 娱乐棋牌下载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免费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辽宁35选7计划 大庆冠通麻将下载安装 香港六合彩八仙过海图 亿牛策略配资 融资买入的股票怎么 哈尔滨麻将破解版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 龙江彩票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