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793-44479951/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多么貧瘠的籌碼。
    “行了,別胡思亂想。”夜燼絕笑著摸摸她的頭發,“現在我回來了,自然沒人敢說你的壞話。”

    “那假如有,怎么辦?”

    “媳婦兒讓我怎么辦我就怎么辦。”狎昵地攬上她的腰。

    亦真和CC重新簽約,不過只有三個月,作為代理畫廊的考驗期。有了平臺,自然會更如魚得水。

    亦真對流浪者的后期很關注,特特在網上搜索瀏覽。中午時去倒咖啡,路過編輯部,碰到Crystal也在。

    “我還擔心你挺不過去呢。”臉上驚喜聳然。

    “怎么會。”亦真笑,“最近和小秦總相處愉快?什么時候發喜糖呀?”

    Crystal別開臉笑了笑,嬌嗔著拍亦真一下。兩人又閑扯幾句。

    “流浪者后期反響不是很大,雖然不至狗尾續貂,但也平平淡淡。”她道。亦真這才得知宋小菀也參與了后期的“流浪者”系列。

    “你知道嗎?”她機密地笑笑,“宋小菀今非昔比,和皖氏的少爺在一起了。”

    亦真覺得嘴唇上下震了震,“皖言轍?”

    “咦?你怎么知道?”她立刻失了興致。

    “他倆以前就在一起過啊。分分合合不知道幾次,怎么又在一起了?”亦真比Crystal還要震驚。

    “誰知道呢。現在追求宋小菀的人可多了,她認識的人又多。英語法語都不錯。不少人以為她是白富美。”

    Crystal遲疑了一下,才索然地道:“很少有人知道她是中產階級的女孩兒。不過有能力改變命運,我還是很看好她的。”末了綴上一句:“別跟別人說哦。”亦真點點頭。

    “你們在這里啊。”宋小菀上前跟亦真打招呼,閉口不提先前的事,“聽說你回來了,我還急得找你呢。”

    “你們聊。”Crystal拍拍亦真的肩膀,笑著去忙了。

    亦真倒是沒有寒心,只是不知道聊什么。

    “有空嗎?我報了法語班,要不要一起去上課?”

    “不用了。”亦真笑,“趕著忙。”

    “那好的,回頭見。宋小菀也不覺得尷尬。

    ?('ω')?

    “我要是你,我就抖一抖老板娘的威嚴。直接下令把她給開了,忘恩負義的小賤人。”梁熙比亦真還要激動。

    “開了人家干什么?那是人家自己爭取到的。”

    亦真打了個哈欠,“她沒把那些事泄露給藺星兒她們,我就已經很感激她了。再說了,明哲保身,很正常啊。本來我也就沒把她當做可以深交的朋友。”

    “那她要真說了,你也不知道呀。”梁熙吸溜著粉,囫圇道:“不可能不說的我告訴你,只是背著你說你不知道。藺星兒和陳玉可能知道,季安然有可能不知道。”

    “知道就知道唄。我也沒打算瞞。”亦真不以為意。

    午餐時間,兩人溜到大商場負一層吸溜酸辣粉。油辣子浸了一碗粉,撒著花生碎,亦真還要貪婪地喝上幾口湯。

    “吳菁被趕走后,夜家消停多了吧?有沒有抓住上次安裝監控的兇手?”梁熙問。

    “抓個屁呀。”亦真搖搖頭,“又沒有監控,鬼知道是誰裝的。我現在就是忍氣吞聲息事寧人。但凡有事,夜燼絕他爸爸的態度就是又是我放幺蛾子。冤死了。”

    “吳菁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沒啥好擔心的。”梁熙瞇細起眼,“就是那個皖音……在她的慫恿下,你的樹敵不會少。”

    “那我怎么辦呀。我現在就是被動接招。只有千年做賊的,哪有千年防賊的?”亦真苦著臉,鹽腌柿餅似的,梁熙笑了。

    “怕什么。”梁熙就永遠不嫌事大,“只要夜燼絕站你這頭,看他們能拿你怎么樣?說句不好聽的,夜家老爺子再怎么跟你耗,你也活的比他長不是?”

    “你為什么要說出來?”亦真凝著豆豆眼看梁熙,“單從數量上來說,多么貧瘠的籌碼。”

    “這一個頂十個呢。”梁熙板正。

    “還不夠。”亦真搖頭。

    “你確實需要個盟友啊。”梁熙若有所思,板板的臉看上去很是滑稽,“不然我也搬進去如何?正好我也享受一下夜家堪比五星級的待遇。”

    “……”

    “你覺得這是個成熟的想法嗎?認真點好不好。”亦真聽得直擺手,簡直不忍聽下去。

    “但是你確實需要個盟友。”梁熙板正態度,“總之我看夜家上下沒一個靠得住,沒一個省油燈兒。”

    “切。”亦真鄙夷,眉毛夸張地擰成八字,含酸道:“你從來就沒看誰順眼過吧。”

    “我這是同類的直覺。”梁熙忙道:“就比如你吧。我當初一看就知道你這個人很虛偽,假仁假義,有事沒事你就要裝好人。”

    “難道我不要面子的嗎?”亦真尋摸著不對,“放屁吧你,你那時候才多大?你知道個屁!”

    “還有那個叫什么檸檬精的,她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叫花子喝醋,一臉窮酸相。”

    “檸檬又怎么你了?”

    “沒怎么,總之我就是看她很不爽。”梁熙尋思著道:“怎么說呢?看著唯唯的。這種女人就是喜歡裝可憐去操控男人。張愛玲有句話怎么說?‘無用的女人往往是最厲害的女人’。”

    “而且你看看她那個樣子,喬模喬樣的。不知道為啥,我總能從她身上看出你的影子,一閃而過的,可是又不大形容得上來。總之就是不對勁。”

    “她這是下意識模仿人的習慣。一開始就有。”這個亦真倒不大在意。

    “之前檸檬也幫過我不少忙——”亦真忽然想起除夕夜的事,胸腔沒來由震了一震。她怎么忘了檸檬先前是對夜燼絕有好感的?

    “你相信我,這種人靠不住。”梁熙斬釘截鐵道:“如果不是心機老成,就拿單純的軟弱來說,她鎮壓不住秘密。她的眼神很凌亂,內心沒有目標,很容易被蠱惑。”

    “我看錢媽就不錯。”

    “怎么又無端想起錢媽了?”亦真有些吃驚,畢竟今早錢媽才打電話過來。

    “她那么不喜歡任梔雨,蔣茜茜來了不也沒有倒戈嗎?錢媽有堅定的準則。”

    亦真笑了,“你知不知道今早錢媽才給我打電話,說托我幫她找個活。我正一籌莫展呢。難道這就是天意?”

    “那就是了,別猶豫。”梁熙當機立斷。

    夜先生和亦小姐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直播 宁夏11选五的基本走势图 北京麻将安卓版 老快3号码遗漏统计 重庆快乐10分 特尾大小公式连准24 南京麻将游戏下载 湖北11选5前三遗漏 蜂窝配资 六肖免费公开中特 国际官方棋牌下载中 秒速飞艇2期必中免 牛势策略 股票上升趋势线 下载江西抚州掌趣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