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998-44499136/

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你們可走得
    “開!”

    下一刻。

    不待昊武九人多說,陳凡一聲厲喝,他四周的天地間,忽然被一股神秘的氣機鎖定,千萬仙光澎湃,無盡道則轟鳴。

    “嘩啦啦。”他腳下,混沌汪洋開始掀起滔天波浪,浪花激蕩在天上地下,從那無窮無盡的混沌中,一道道身影,開始浮現而出。

    冥寒古樹、不滅銅山、古冥長刀、紫絕懸空塔、龍紋魔土……

    一種種曾在仙劫中,將他折磨得死去活來之物,在此刻,一一閃現在他的四周,先是數種一起出現,接著,是十多種,然后,是幾十種。

    “怎么可能?”

    最終,當混沌識海安靜下來,即使是昊武九人,也是身體發寒。

    放眼看去,陳凡四周,混沌汪洋澎湃,其間,數百種籠罩著滔天威壓的存在,在懸浮、在嘶吼、在閃爍,氣息滌蕩間,諸天萬道似都在哀鳴。

    連他們都感覺徹骨發寒!

    仙劫之物,這是極道仙劫中的存在,即使是他們,都對之忌憚無比,他們所見者,也最多不過十多種!

    然而,陳凡四周,數百種仙劫之物浮現!

    這讓他們幾乎本能地感覺到一股恐懼,難以想象,陳凡曾與這么多仙劫之物交手!

    “轟轟!”

    可不待他們多想。

    陳凡腳底的混沌汪洋停止了變化,然而他頭頂的異象領域中,開始有大道氣機交織。

    一道道異象開始浮現。

    古樹、神碑、巨禽、山河、草木……

    這些異象,與極道仙劫之物,從表面上看,多少有些類似,但二者各有側重,極道仙劫之物,可讓仙尊變色,更側重于對于道的淬煉,異象,則更側重于對道的演化。

    可這些異象,其氣息竟不遜色于仙劫之物多少,眾人認不得,天域眾生卻是認得,這些異象,大都都是傳聞于遠古年間的異象。

    “嗚嗚!”

    只在幾十個呼吸間。

    可怕的一幕便出現了。

    陳凡頭頂,那原本便已蒼茫神秘的異象領域,竟演化成了一個浩瀚世界。

    懸浮在陳凡頭頂。

    其中,山河璀璨、仙光萬道,每一種存在,都是大道演化而生,為天地之異象,碧海青天、古蓮神碑,如將天地間的非凡之道,融匯于一個世界里。

    “這……”

    這一刻。

    昊武九人,第一次產生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一種種傳聞中屬于遠古時代的異象,匯聚成了一個世界,這是何等可怕的畫面!

    即使是他們,修煉遠古異象,都并不容易,需要獲得各種機緣,可現在,陳流云的遠古異象,竟是匯聚成了一個蒼茫世界!

    若非親眼所見,他們甚至無法想象這一幕,這其中,將會是何等艱險!

    一時間,他們心中,都陳凡這條道路的激動之情,甚至都少了幾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驚懼!

    “嘩啦!”

    但陳凡四周的變化,還未停止。

    這一次,出現之物只有一種。

    一株青蓮,在陳凡背后浮現,與他登高,蓮葉搖晃,仙紋閃爍,剛剛出現,便使得整個天域上的靈氣,都向陳凡瘋狂用來。

    “那是……”

    昊武九人目光一凝,一時間竟未看出這株青蓮的來歷。

    “什么!”

    但他們來不及多想,一股讓他們頭皮發冷的氣機,開始在陳凡身上顯露,在他的身體四周,一枚朦朧虛影,開始慢慢閃爍。

    下一刻。一枚紫色的銅鏡,出現在他的前方,散發出這暗淡光芒,然而,僅僅是懸浮在這里,便讓整個天域,都籠罩在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威壓下,仿佛九大仙尊的威壓,在這一刻

    ,都被壓制了許多。

    一枚銅鏡,懸浮于蒼穹,仿佛,可照破古今未來,可照破山河萬朵!

    “紫凰古鏡!”

    溯元厲喝。

    青銅古船上,他的身體都在顫抖。

    其他八人,身體也都是有些僵硬起來。

    這是紫凰古鏡!

    極道仙兵!

    玄羅天域,古來最驚艷女子——風瑤仙尊的極道仙兵!

    在四大天域上,它留下過赫赫威名,很少有人不認得,可自從風瑤仙尊化道之后,世間再未出現過其身形,今日,它竟從陳凡的識海中出現。

    “他不僅得到了風瑤的傳承,也得到了她的極道仙兵!”

    昊武都是喃喃。

    三千萬年來,攻伐之道上,有幾尊巨頭,唯一的女子,便是風瑤仙尊,他對其道其兵向往無比,今日,皆從陳凡身上看見。

    “那是……”

    但他們還未從紫凰古鏡帶來的震撼中反應過來,身體都是僵硬了。

    這一刻。

    陳凡四周,又有一股股滅世威壓在澎湃。

    一枚古符出現了,火焰繚繞,仿佛可以號令世間萬火;

    一盞青燈浮現,火焰碧綠,幽冷至極……

    正是焚古符、燃冥燈、斬生刀、煉古爐等另外十種極道仙兵!

    “咔嚓咔嚓。”

    最終。

    昊武九人、天域眾生抬頭看去,都是看到了讓人靈魂顫栗的一幕,陳凡四周,足足有十一件極道仙兵環繞。

    每一件仙兵之上,都有滔天仙光迸射,微微顫抖間,天地都仿佛在搖晃,十一股不朽的威壓,仿佛橫渡了時間長河而來。

    十一件仙兵中,有些殘缺、有些圓滿,有些光芒萬丈、有些暗淡至極,但無一例外,每一件仙兵,都讓昊武九人感到一股可怕的壓力。

    “噗通噗通!”

    這一刻。

    眾生俯首。

    不再是因為陳凡或則昊武九人,而是因為這十一件極道仙兵,其上說散發的威壓,猶如十一位仙尊親至,威壓籠罩天地星海,讓大成巔峰準尊都感覺徹骨發寒。

    “十一件極道仙兵!”

    “仙尊身上,擁有十一件極道仙兵,這一世,他到底在走怎樣的道路!”

    天域之上,驚呼陣陣。

    所有人渾身血液都在沸騰。

    這一世的流云仙尊,獲得了怎樣的機緣,再走怎樣的道路!

    “這……”

    哪怕是昊武九人,此時都是徹骨發。

    極道仙兵,世間最可怕的兵器,想要鑄造,無比艱難,連他們都未曾擁有一件,對古來仙兵,皆是心存覬覦,可是現在,陳流云周身環繞十一件極道仙兵,此景……

    三千萬年未見!

    “此道,你們可走得?”

    至此時。

    蒼穹之上,陳凡抬頭看向昊武九人,冷冷一笑。

    九人皆是沉默。

    他們無論如何想不到,陳凡這一世的道路,神秘、恐怖到這個程度!

    仙劫之物繞身、頭頂異象世界,前方是大衍道嬰,背后有一株神秘青蓮,身體四周,十一件極道仙兵環繞!

    他立身于蒼穹。

    仿佛背負著三千萬年大道,古來禁忌級存在見此,都會沉默。

    這樣的道路,自然是可怕至極,然而,想要獲得這種機緣,古來有幾人能做到,其中的風險,有幾人能面對,不世機緣,亦代表著不世災難!

    他們比誰都更懂這一點!

    他們自問,僅憑自己,真的無法走上這樣的道路!

    “三千萬年道果,融于他一身,今日,我等只需將他鎮殺,便可獲得這無盡機緣!”

    直到許久后,九人才反應過來。

    當即。

    溯元冷笑。

    他的眸低深處,帶著一抹掩飾不住的驚恐,卻又充斥著極致的興奮。

    這是何等的機緣!

    三千萬年來未見,甚至,在那遠古時代,都未曾出現過,而現在,此等機緣,就出現在他們面前!

    想及此處,九人四周的道則,都是一片紊亂。

    “憑你們,也想走出這條道路,沒有機會了。”

    蒼穹之上,陳凡冷聲一嘆。

    他敢來對抗九大仙尊,其一是底蘊便是這一世的道路,其二是他對九大仙尊的了解,而經過剛才的幾番試探,他已清除,今日,他無法鎮殺九人。

    但倘若只是重創九人。

    這并非不可能!

    “給我鎮!”

    下一刻。

    他再未多說,身形一閃,竟率先向昊武九人殺去。

    “轟隆隆。”一剎那間,他腳底的混沌識海中,數百種仙劫之物或是張開血盆大口、或是轟出神鏈、或是展翅一擊,向蠻玄、雷絕二人轟去。

    異象世界交織萬古混沌氣機,沖天而起,鎮壓向空祭、云嵐二人。

    大衍道嬰吞吐天地道則,殺向妖鱗;

    “錚錚!”十一件極道仙兵轟鳴,火焰、鏡光、黑霧交織,鎮壓向昊武、溯元、虞羅、星夔四人!

    他居于這些存在之中,手中交織出萬古道紋,掌控著這些存在,雖身形顫抖,在這一刻,卻仿佛萬道主宰!

    “砰砰!”

    這一個瞬間。

    整個天域上的蒼穹,都仿佛被煉化了。

    所有人抬頭看去,只能駭然看到,仙劫之物遮天蔽日,異象世界混沌萬縷,十一件極道仙兵、更仿佛穿破了古今未來,如仙尊親至,鎮壓而下。

    “噗呲!”

    僅僅是剛施展了一招,陳凡的肉身都炸裂了,艱難重組,面色煞白。

    眾人明白,這一擊,雖是第一擊,卻也稱得上陳凡是陳凡的至強一擊了,他無法和昊武九人持久而戰,一出手,便是生死大招!

    而這一招,放眼千萬年古史,都堪稱識破天境!

    “諸位,切莫留手!”

    莫說是眾人,即使是毫無九人,神色也是凝重到極致。

    他們渾身上下的氣機,在瘋狂攀升,九種大道氣機,鋪天蓋地,雖然從畫面上看,已絕不可能再與陳凡四周的景象相提并論,然而,威壓卻是不遜色半分。

    甚至,更加強大!

    眾人心中一顫。

    他們終于從陳凡四周景象造成的震撼中反應過來。

    雖然流云仙尊,這一世走出了無從想象的道路,可一戰,他依舊是兇多吉少,一切的依舊,依舊是境界問題!

    未踏入仙尊之境,面對著九大仙尊,他終究還是缺少正面對抗的底氣,他一開始便盡全力,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他沒有底氣和九大仙尊正面對抗!

    他需拼盡全力才可能對九大仙尊造成真正的威脅!

    “轟。”

    一時間。

    昊武九人,徹底展現出了一位仙尊級存在的強大,九人如神似魔,屹立于天地,橫空一擊,九種道則仿若飛仙一般,絞碎周天萬道。

    “嗚嗚——”

    當雙方間的攻伐碰撞在一起。

    整個天域上的蒼穹,在這個瞬間,都演化為神魔戰場,舉目所見,不見攻伐,唯有不朽仙光在橫亙。

    眾人凝聚全身心神,才能隱隱看見戰場一角。仙劫之物轟向雷絕三人,從四面八方將他們包圍,然而他們四周,雷霆萬道,迅速絞殺;異象世界鎮壓向云嵐、空祭,煙雨朦朧、虛空崩塌;極道仙兵攜裹滔天之威,殺

    向昊武四人……

    神通碰撞,真元余波交織!

    一片仙光大潮,橫掃了整個天域!

    “噗呲。”

    直到許久之后,場中才恢復寧靜,當眾人抬頭看去,頓時瞳孔一縮。

    蒼穹之上。

    陳凡面色煞白,身體搖搖欲墜,然而,這是因為他發動這一次攻伐造成的,他的身上,沒有一絲傷痕;另一邊,九大仙尊身上也沒傷痕,可目光,卻是冰冷至極。

    平局!

    這一次對抗,雙方竟是打成了平手!

    原本,九大仙尊碾壓陳凡的局面,就此發生改變!

    “陳流云,你必死!”

    但不容眾人多想,昊武已一聲厲喝,他渾身四周,攻伐大道交織如鏈,整個人籠罩金光之中,猶如不朽戰神,凌厲一擊。

    其他八人,也是面色冰冷。

    第二次攻伐,轉瞬即來!

    “吼吼!”陳凡四周,諸般物體懸浮,在他手中道則的影響下,也是迸射出不朽威壓,向著九人正面而去!

    又一次攻伐即將展開!

    僅僅是第二戰,天地仿佛都要重演了一般!

    這一次。雙方間的氣機席卷,不但傳遍了青云天域,天域,哪怕是其他三大天域之上,都在第一時間有了感應!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精准人 北京快3开奖结果 今天上海快三基本走势 五粮液股票行情查询 15选5走势图开奖 集合竞价涨停 股票涨跌原理和机制 东北期货配资网 润旺配资 微乐长春麻将下载安 北京麻将安卓版 北京哪里有麻将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3d开奖结果 奥佳华股票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