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257-44499133/

其七百九十三章 新娘子牛大春
    “你這和尚,真是胡鬧!”

    裘千尺厲聲訓斥道:“我知道你武功高,可你這幅模樣,怎么和公孫老狗拜堂?”

    王遠這一米八九的個子,三百斤的身材,這特么往那里一站活脫脫一金剛。

    公孫止得多瞎,認不出自己新媳婦是誰。

    “讓你閨女去也行!她模樣不錯,身材也好!”王遠嘿嘿壞笑。

    “滾!”所有人齊齊沖王遠豎中指。

    媽的,這狗和尚腦子里到底裝了多少大便才會讓人家閨女和爸爸拜堂。

    “哈哈!不開玩笑了!”

    王遠嘿嘿一笑,使出了【易容術】,將小龍女名字輸入進去后,王遠身形一陣扭曲,在眾目睽睽之下變成了小龍女的樣子。

    “這……這……”

    宋楊和道可道還好,見識過王遠這變態的技能,此時雖然依舊嘖嘖稱奇也不至于感到驚訝。

    楊過幾人則是直接愣住了。

    王遠身披紅色嫁衣,一腳踩住板凳,耀武揚威的囂張道:“哈哈,牛逼不?”

    楊過滿頭黑線,看了看小龍女,又看了看王遠,氣的臉色發白。

    小龍女女神形象,在所有人眼里瞬間崩塌,只有小龍見狀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

    這狗和尚真是不當人。

    “牛逼,牛逼……”

    一滴碩大的汗珠,順著裘千尺的禿頭滑了下來,裘千尺贊嘆了一聲,顫顫巍巍把裝著血的小瓶子遞給了王遠。

    這老娘們手筋雖斷了,拿個東西還是不費勁的,就是手抖。(這可不是強行設定,原著里裘千尺就拿著裘千仞的扇子嚇唬過公孫止。)

    “砰!砰!砰!”

    王遠剛接過小瓶子,院內突然傳來了三聲炮響,想必是吉時已到。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個侍女的聲音:“柳姑娘,時辰到了,要拜堂了!我伺候您穿衣服。”

    “不必!”

    王遠使出腹語術,學著小龍女的聲音淡淡道:“我自己出去便可!”

    “啊……好吧!”

    在腹語術的迷惑下,侍女愣了一下,轉身離去。

    “你們幾個在后面埋伏,看我指令行事!”

    王遠交代了一句后,蓋上蓋頭,大搖大擺的拉開房門走出了屋子。

    “Duang!”

    “哎呀,撞墻了!”

    “……”

    屋內眾人聞聲再次滿頭黑線。

    王遠來到了走廊盡頭,已經侍女在兩側等待,侍女扶著王遠款款來到了大堂上。

    這時,贊禮人道:“吉時已到,新人同拜天地!”

    王遠被人扶著來到了公孫止面前,開始拜天地。

    “一拜天地……”

    ……

    “交杯酒!”

    夫妻對拜過后,身邊侍女遞給了王遠一杯酒。

    王遠長袖一遮,將裘千尺的血滴進了酒里,隨后伸出手去,倒在了公孫止的嘴中。

    血酒下肚,王遠接到提示。

    系統提示:公孫止飲下血酒,300秒內閉穴功消失。

    “??”

    一杯酒下肚,公孫止似乎也覺察到了異常,臉色微微一變。

    王遠笑了笑道:“相公,我有東西給你看哦。”

    “什么東西?”公孫止色迷心竅,湊上前來。

    “一!拍!兩!散!”

    見公孫止靠近,王遠突然爆喝一聲,丟開酒杯雙掌猛地往前一推,對著公孫止就推了過去。

    共孫子哪里能想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會突然來這么一手,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王遠的掌力也已經拍到了。

    “砰!”

    一聲悶響,王遠雙掌結結實實印在了公孫止的胸口。

    這一掌,雖然沒有用乾坤大挪移等各種加強狀態,卻也是易筋經神功七成內力凝聚,一掌下去,公孫止直接被拍到了身后墻壁上,將墻壁砸出了一個人形深坑-

    151542

    一個碩大的傷害在公孫止腦袋上飄起,公孫止腦袋上的血條驟降十分之一。

    “哈哈!果然破功了!”

    王遠哈哈一笑,恢復了自己的面目。

    公孫止不愧是一百三十級的大BOSS,王遠這一掌【一拍兩散】,當初可是秒過八十級的BOSS,如今公孫止硬吃一掌,僅僅只是掉了十分之一的血量而已,看來這五十級的差距,不僅僅是等級上的。

    “牛大春!又是你!!!”

    見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婦,突然變成了一個又高又壯的丑和尚,公孫止心態都要崩了,饒是他素有涵養,也不免勃然大怒,雙手往后一縮,金刀黑劍躍然于手上。

    堂上眾賓客見新娘子突然變成了和尚本就驚訝不已,此時見公孫止拜堂還帶兵刃更是一臉懵逼。

    二人頃刻間就交上了手。

    公孫止沒有了閉穴功,王遠的攻擊終于湊效,而王遠的金剛不壞神功依舊在身,公孫止的攻擊對王遠傷害并不算高。

    二人看起來是你來我往,打的有來有回,平分秋色,可明顯公孫止要吃虧的多。

    “老牛這么猛地嗎?”

    道可道在一旁看的嘆為觀止,公孫止可是一百三十級的BOSS,王遠不過才七十級而已,越六十級單挑BOSS,竟然還能占到便宜,這家伙真是可怕。

    見公孫止都被王遠壓制,再想起自己當初曾被王遠修理過,道可道也不覺得冤了。

    可王遠此時卻是越打越急。

    這公孫止的破功時間只有三百秒,他的血量足足有一百三十萬。

    之所以王遠上來就用一拍兩散,為的就是在最快時間將其殺掉,可誰曾想,這家伙雙手是兩把兵刃,攻防有序,短時間內根本難以拿下。

    若是這次殺不了他,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時候呢。

    畢竟公孫止已經吃過一次虧了,再想讓他上當,肯定沒那么容易。

    就在王遠心下著急的時候,宋楊突然出現在了公孫止背后,沖王遠打了個顏色。

    王遠會意,突然嘿嘿一笑,停手道:“嘿嘿,相公啊,咱們好歹也是拜過堂成過親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必對我下這般死手,不如我們坐下來慢慢談,只要你給我解藥,我立馬就走。”

    “放你娘的屁!!”

    王遠不說拜堂這事還好,說起此事,公孫止更加惱怒,一腳踢翻了身旁的供桌,大喝一聲:“納命來吧!”

    同時縱身上前,一劍直刺王遠胸口。

    “來得好!”

    王遠微微一笑,雙手一合,使出了【金剛拜塔】。

    “鐺!”

    公孫止長劍被王遠夾在了手里。

    而公孫止背后的宋楊【指點江山】也已經凝聚完畢,手指往前一伸,深深地戳在了公孫止的后心靈臺穴上-

    1000000

    公孫止的血條瞬間見底。

    PS:明天家里有事,需要請個假

    網游之金剛不壞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四川麻将之血战到底 三3d开奖结果走势 南昌胡牌算子 陕西福彩快乐10分开奖 今天的河北快三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码 15选5开奖号码 现货白银持仓过夜 江苏十一选五目前遗 赛车大小规律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彩经网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 金诚无忧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圣农发展股票分析 配资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