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0902-44499125/

第一千二十二章 還不是全憑她護著
    墨景盛給兩人帶路,安排了早膳。

    穆凌源和墨冰芷剛好走了一圈要去找他們,五人一起用膳。

    墨景盛交代著墨冰芷家里的事情,叮囑著穆凌源要照顧好他驕縱的堂妹后,目送著他們離開了。

    他看著成雙成對的四人,眼里浮現苦澀,但最后被自己化解。

    他覺得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認輸的。

    就比如穆凌繹比自己想認識靈惜公主。

    靈惜公主全身心的投注在穆凌繹的身上。

    他就算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動心了,但他應該及時抽身,保住自我!

    墨景盛想著,回頭看向一直站在軍帳前,看著遠方的宋若昀。

    他抬腳走至他的身邊,安慰性意味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開點吧。她已經和穆凌源定親,心是徹底拴在他身上了。”他的聲音少有的沉靜和穩重,安慰自己的好友。

    宋若昀像被釘住一樣,連回答墨景盛都遲疑了很久很久。

    他在想,穆凌源到底是用了什么辦法得到墨冰芷的心的。

    她明明那么的驕縱,明明什么都不好!都不足以稱為真正的女子。

    但怎么會偏偏在愛上穆凌源之后那么的溫柔體貼!

    她昨夜根本就沒有睡在自己的軍帳中,她暗下跑到了穆凌源的軍帳中,然后一整夜沒有出來!

    一整夜!

    孤男寡女會發生些什么!

    難道在她的眼里,他就當真那么的好嗎?乃至她趕著送上門去!

    “景盛,你也覺得墨冰芷很愛穆凌源是嗎!你也覺得他們能走到最后,是嗎!”

    他的心,極為不平。

    墨景盛應著宋若昀灼灼的目光,一瞬都不躲閃,正面的回答他。

    “是。”他作為她的大哥,了解她,明白她的堅定。

    “若昀,走出來吧。感情這種東西,也不是非有不可。”他不是輕輕松松的說出這樣的話,不是只是出于安慰他。

    是他自己也有這樣的經歷,也覺得需要這樣。

    宋若昀看著墨景盛,又是默然了很久很久。

    他知道感情只是人生中可有可無的東西,因為以前他時常這么告訴自己。

    但每當他再看到墨冰芷,他就覺得,明明是屬于自己的東西,為什么會到最后被別人搶了?

    他不能理解,所以想將她搶回來的心十分的強烈。

    到達斌戈都城的入城口,四人默契的停落暗處,在觀察出守衛城門和都城的官兵的換防順序后,才隱去自己的蹤跡進入了都城。

    穆凌繹看著斌戈和云衡截然不同的民風和過年氛圍,將顏樂放了下來,牽著她自然的走入人群。

    他喜歡看到她在人群之中輕快的走著,笑著,觀察著普通百姓的生活和別人的風貌后。她說,她什么都不懂,被囚禁的這十二年里,很多別人認為是最自然不過的東西,她都沒見過。

    她不懂的,沒見過的,自己都會帶她見識一遍,讓她的心體驗這世間無限繁華。

    顏樂緊緊的牽著穆凌繹的手,她知道她的凌繹便是這般的暖心。她抬頭對著他甜甜的笑了笑,原先來斌戈的急切和恨意,幾乎不用再去自我安慰便沉寂了下去。

    穆凌繹亦對她笑了,在街道上有人往這邊擠了擠時,將她護進懷里,換成攬著她的肩帶著她往前走。

    顏樂從來都不介意在人前和自己的凌繹多么的親密,特別是她剛才看到了!斌戈不愧是冰芷口中說的!民風開放!

    充滿年尾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年輕的男女夾雜其中。有的是好友成群,有的是男女成對,結伴的走在一起。

    斌戈崇武,和別國柔軟的女子相比,女子大多都英姿颯爽,氣概一點兒都不熟男子。英氣的女子對于心愛的男子并不扭捏,還會當街牽牽手,談笑風生。

    顏樂身上穿的是云衡的衣裙,原本也是再平常不過,但和街上的斌戈女子一對比,頓時顯得嬌美無比。

    閑逛著街市的斌戈男子,從未見過如此嬌媚柔軟的女子,頓時顧不得她還被穆凌繹護在懷里,目光直直的往她身上去。

    他們都覺得天下這般女子難得,驚艷了他們。

    顏樂無奈的蹙眉,往穆凌繹的懷里鉆。

    穆凌繹原本的本意被這突然發生的事情打斷,他目光陰沉的掃視了一圈,擊退了不少虎視眈眈的男子。

    男子們都震撼于穆凌繹眼神里傳達出來的狠厲,怯怯的低頭,目光飄離。

    但其中幾個膽大的覺得,這兩人儼然外域人士的打扮!在他們國家憑什么這么猖狂!

    所以這目光又往顏樂身上去。

    穆凌繹的心升騰起殺意,但他也深深的知道不能惹事,所以帶著顏樂躍身而起,離開熱鬧的市集。

    他是真的沒想到,自己的顏兒太美,美得一到這嬌柔女子匱乏的斌戈,竟然差點被生吞活剝了!

    他真是氣!

    顏樂還未來得及詢問穆凌繹要帶她去哪,便發覺他轉身對急切追趕上來的穆凌源和墨冰芷說了一聲:“你們先去公主府,我們去會會封年。”

    話落,他抱著顏樂再次騰飛而起。

    顏樂沒想到穆凌繹自從決定帶她來斌戈之后,做事變得如此之果決。

    最果決的就是現在!他直接要帶著自己去見封年!封年那個混蛋!

    坐在庭院下喝茶的封年,好好的水喝著,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嗆進鼻腔里!

    他想不通是為什么!就猛的咳嗽起來,口中的水咽不下去,流下來怕傾濕了衣裳,不上不下之余,往前噴了出去!

    坐在他身前的赤穹才剛端起茶杯,便被猝不及防的噴了一臉茶!

    他憤恨的將手里的茶杯摔掉,恨不得撲上去撕碎封年的討人厭的嘴臉!

    但他不能!

    他到底是寄人籬下啊!

    還是被迫的寄人籬下!

    他恨自己當時為什么要做他師弟!

    自己每一天都被迫的跟在他身邊!

    他惱怒的看著封年,第無數次抗議!

    “我想離開這里!”

    封年努力的緩解自己的氣息,舒緩自己胸腔里的不適感。

    一旁的侍女因為知道自家主子不喜她們接近和觸碰,久久沒有上前去幫他拍拍背脊。她們害怕以主子陰晴不定的性子,待會反過來遷怒自己!

    赤穹看著封年憋得滿臉通紅,咳嗽聲越來越低啞,嗓子仿佛受到傷害一樣。

    他在心里怒罵!活該!

    但還是沒辦法,緊抿著唇,皺著眉,不情不愿的起身,站到他的身旁去,幫他拍了怕背。

    “你真是惡人有惡報!”他最終還是憤慨的說出了心里的想法!

    封年在感受到背部被人一來一回,有序的拂過,氣息瞬間緩和了不少。他努力的吸氣吞咽,壓下喉嚨里串起來的不適感。

    他微微抬頭看著嘴硬心軟的赤穹,冷冷的笑了笑。

    “呵,師弟,師兄要是有惡報,你也是難以幸免啊!別忘了,你現在可是我封年府里的人。”他的臉上,還是張狂魅惑的笑,說話還是想震懾住對方,以挽回他最看重的面子。

    赤穹看著分年,抬手胡亂的抹了自己臉上的水,小孩子氣的抹在他身上!

    “你別威脅我!我來這,凌繹師兄是保證了我絕對的安全的!他說只是讓我監視你!歷練歷練!”他回到了他的對面,怒目瞪著狡猾的封年!

    封年聽到赤穹提及穆凌繹眼里的戾氣一閃而過,但極快恢復,還是掛著他邪魅的笑容。

    “師弟,既然凌繹師兄讓你監視我,那住著便是最合適,你天天喊著要離開有什么意義?”他的聲音比剛才的多了幾分厭惡,厭惡赤穹明明只是半路出家!加入暗衛門!

    明明穆凌繹為了支開他將他送到這,他還以為穆凌繹真的是為了他好!簡直和顏樂一樣。

    愚昧!

    赤穹剛才喊過之后,也就因為這段日子對于這個抗議的無疾而終不想說了,但沒想到封年會重提,所以他振振有詞的反駁了回去!

    “凌繹師兄本來說,我平日可以住在客棧的。你這里,時不時的來上幾個人找你麻煩!要是看見我,察覺到暗衛!那不就出事了嗎!你這么傻,顏樂怎么會選你和她合作的啊!”他真是和封年相處越久,就越來越覺得他做事太不顧前因后果,容易敗壞好端端的計劃!

    封年看著氣勢洶洶要和他辯駁到底的赤穹,微瞇著眼睛看著他。但當他想出聲是,突然看見兩個人影越過護衛,直接落在赤穹的后方。

    赤穹到底是沒任何武功的人,覺察不到在身后差距幾里的穆凌繹和顏樂。

    顏樂的目光極快的和封年對上,看著他和赤穹兩人對峙著,有些不解這兩人在這段時間到底是培養出什么感情來了?

    封年看到穆凌繹環繞在顏樂周身的雙臂,眼里頓時掠過異色。

    他極快的收回目光,看向赤穹,就這他剛才的話,笑容多了絲溫柔深情。

    “師弟,你怕是不知道吧?在顏顏的眼里,我可是千般萬般的好,是最懂她的合作伙伴啊!不然你以為我能在穆凌繹的掌控下活到現在?還不是全憑她護著!”

    話落,封年的目光毫無顧忌的迎上顏樂投射來的目光,笑得更加深情。
【網站地圖】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大众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中彩网3d开机号 巧牛配资 融金牛配资 好牛168配资 华金配资 麻将单机版闯关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江苏十一选五的走势 2017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一万元怎么理财 股票配资骗局 微乐陕西麻将手机版 长沙麻将规则 3d试机号30期开 p2p理财平台推荐